让大洋彼岸的这位兴化大才子魂牵梦绕的竟然是…

  2019 成美食日记

  无论您远走何方

  请点击泰州晚报,想念我们

  -故乡的美食-

  文 | 王存玉

  那份浓浓的乡情友情亲情,

  令我陶醉;

  故乡的美食,

  唇齿留香,

  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脑海,

  回味在大洋彼岸!

  回老家兴化休假,相识三十多年的老友、扬州国画院名誉院长、著名的花鸟画家顾扬兄携全家前来叙旧,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兴化的好馆子多,晚上选什么地方欢迎这样的贵宾呢?还真有点令人费神。老同学建议去拱极台菜馆,我没听说过,他解释就是原来的凤台大酒店,最近重新开张。凤台从前去过,印象极佳,没商量!

  菜馆是一幢独栋小楼,位于繁华闹市,明清风格,青砖黑瓦,飞檐翘角,馆内装潢古色古香,墙上挂着板桥字画,菜馆名由当地画家邹昌霖先生以板桥体书写,为菜馆增色不少。

  盐水虾

  菜品是大堂经理推荐的,九道凉菜:熏烧卤鹅、水煮豆腐干、楚水猪头肉、扒灰头、油豆瓣子、盐水毛豆、盐水小虾子、菱米心和凉粉。我刚从南京路过,盐水鸭没少吃,那是大学的记忆。来了一块拱极台的熏烧鹅,立马打开了我的味蕾,鹅肯定是两年以上的老鹅,比盐水鸭香,无盐水鸭之咸气,肉质润,不肥不腻,有嚼头。转盘已绕过我了,不顾失礼,自己又来了二块,顺便也给顾兄夹了一块。顾兄是美食家,见多识广,尝后咂咂嘴:好吃!比扬州烧鹅做得好。不一会工夫,一盘卤鹅被大家干掉了。朴实的服务员看我们喜欢吃,又悄悄给我们上了一大盘,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

  兴化烧大鹅

  凉粉是上等绿豆粉,一条一条堆成宝塔状。全国人民都知道成都凉粉有名,其实拱极台的凉粉是真凉,制作独特。首先是选料讲究,必须用当地优质绿豆而不是大块头的土豆,凉粉做好后必须用冰水浸泡,然后用刨子刨成粉丝状装盘,干干净净,很爽。姜丝蒜泥醋酱油香油香辣椒作为浇头放一旁,开吃时才拌。吃完卤鹅猪头肉,来一小碗凉粉,既解腻又消暑。其他几款凉菜也是色香味俱佳。由于食材是当地的,风味独特,令大家很享受!想不到服务员见我夸凉粉,又悄悄地加了一盘,实在是很给面子。不过,我学乖了,在餐桌少讲话,聚精会神好好陪老友吃。

  老酒过三巡,凉菜吃得差不多了,松茸雪莲炖草鸡汤送上桌,鸡汤鲜美在于食材,老家的湖滩面积大,大部分为放养鸡,吃虫子长大的,与小时候喝的鸡汤无异,实属难得的享受。

  鸡汤

  紧接着热菜,先上来的是水果虾球、荷叶粉蒸肉、蒜苗烧野鸭、蚂蚁上树和沙沟大鱼圆。

  荷叶粉蒸肉

  晶莹剔透的小虾球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软绵绵的虾肉与脆嫩清香的水果搭配,也是令人折服;用当地糯米、新鲜荷叶蒸出来的五花肉自然是香喷喷的;野鸭是从徐马荒打来的。

  蚂蚁上树

  老家自然环境大大改善,野鸭成群,大雁成片。野鸭肉天然的干香是北京烤鸭无法比拟的;蚂蚁上树,是道名菜,说白了也就是肉末粉丝,想不到拱极台来了个创新,上好的豆粉用鸡汤熬出,然后搭以里下河地区的河鲜小蚬子,实是丝丝入味!鱼圆是淮扬菜中极显功底的一道菜,扬州狮子头大家都熟悉,不过品完沙沟大鱼圆后恐就另当别论了。鱼圆是由新鲜的大鲢鱼去皮去骨制作,有七八道功序,沙沟鱼圆细嫩柔滑入口即化,鲜美可口无比!

  本以为酒足饭饱,想不到又一轮热菜上来了:水洗菜虎头鲨、麻虾子炖蛋、石锅韭菜鳝片、冰镇龙虾、红烧青鲲鱼、菜心河蚌和丝瓜毛豆蛋汤。虎头鲨是野生的,肉质细嫩鲜美,搭一点咸咸的水洗菜,亦鲜亦咸好吃;麻虾子炖蛋,一下子让人回到童年,草鸡生的蛋,蛋黄是金灿灿的!鳝鱼鲲鱼河蚌是里下河独特的水环境滋养出来的,味道顶呱呱,不同的河鲜的味道,鲜美无比。

  麻虾子炖蛋

  全国人民都爱吃小龙虾,大家都知道盱眙龙虾,其实我以为老家的小龙虾更好吃,肉质更美更嫩。老家的优势是水面积大,流动性高,出产的龙虾既大且肥,味道纯正无土腥气。外地小龙虾只敢做麻辣、九里香什么的,要靠这些调料去土腥气,并且要趁热吃,一凉就有股腥味。可是拱极台就是不一样,用自己秘制的配方,创造出了冰镇龙虾。

  冰镇龙虾

  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在服务员的劝导下,尝了一只,好吃,麻辣香鲜齐全,不一会儿,一大盘冰镇小龙虾被一扫而光。

  酒足饭饱之后,我讲起与顾兄的故事。北漂求学阶段,我们相识于北京的一次画展,友谊延续了三十多年。他的女儿顾真真也是当今江苏知名的中青年画家。我问大姐明天带点什么兴化土特产回去,真真倒是不客气,抢过来讲要小龙虾。我讲这好办,明天买新鲜的,想不到她指指桌上的冰镇小龙虾:这个做得风味独特。这可给我出了道难题,赶紧问菜馆老板,老板到后厨一查点,小龙虾今天卖完了,答应第二天做好后快递过去!

  听我讲完与顾兄的故事,明朝宰相张居正的后人张培元自告奋勇,给大家来了段板桥道情:“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崖,傍水湾;扁舟来往无牵绊。沙鸥点点轻波远,荻港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斜阳晚。一霎时波摇金影,蓦抬头月上东山。”赢得掌声阵阵!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我,吃遍了世界的美食,西餐讲究造型和摆设,往往过于矫揉造作。老家的淮扬菜“天然去雕饰”,色香味做到了极致,是技术,更是艺术!在老家老店欢迎老友全家,那份浓浓的乡情友情亲情,令我陶醉;故乡的美食,唇齿留香,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脑海,回味在大洋彼岸!

  图片 | 宋燕

  美编 | 小薇

  点小花花,让他们知道你“在看”我

  无论您远走何方

  请点击泰州晚报,想念我们

  -故乡的美食-

  文 | 王存玉

  那份浓浓的乡情友情亲情,

  令我陶醉;

  故乡的美食,

  唇齿留香,

  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脑海,

  回味在大洋彼岸!

  回老家兴化休假,相识三十多年的老友、扬州国画院名誉院长、著名的花鸟画家顾扬兄携全家前来叙旧,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兴化的好馆子多,晚上选什么地方欢迎这样的贵宾呢?还真有点令人费神。老同学建议去拱极台菜馆,我没听说过,他解释就是原来的凤台大酒店,最近重新开张。凤台从前去过,印象极佳,没商量!

  菜馆是一幢独栋小楼,位于繁华闹市,明清风格,青砖黑瓦,飞檐翘角,馆内装潢古色古香,墙上挂着板桥字画,菜馆名由当地画家邹昌霖先生以板桥体书写,为菜馆增色不少。

  盐水虾

  菜品是大堂经理推荐的,九道凉菜:熏烧卤鹅、水煮豆腐干、楚水猪头肉、扒灰头、油豆瓣子、盐水毛豆、盐水小虾子、菱米心和凉粉。我刚从南京路过,盐水鸭没少吃,那是大学的记忆。来了一块拱极台的熏烧鹅,立马打开了我的味蕾,鹅肯定是两年以上的老鹅,比盐水鸭香,无盐水鸭之咸气,肉质润,不肥不腻,有嚼头。转盘已绕过我了,不顾失礼,自己又来了二块,顺便也给顾兄夹了一块。顾兄是美食家,见多识广,尝后咂咂嘴:好吃!比扬州烧鹅做得好。不一会工夫,一盘卤鹅被大家干掉了。朴实的服务员看我们喜欢吃,又悄悄给我们上了一大盘,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

  兴化烧大鹅

  凉粉是上等绿豆粉,一条一条堆成宝塔状。全国人民都知道成都凉粉有名,其实拱极台的凉粉是真凉,制作独特。首先是选料讲究,必须用当地优质绿豆而不是大块头的土豆,凉粉做好后必须用冰水浸泡,然后用刨子刨成粉丝状装盘,干干净净,很爽。姜丝蒜泥醋酱油香油香辣椒作为浇头放一旁,开吃时才拌。吃完卤鹅猪头肉,来一小碗凉粉,既解腻又消暑。其他几款凉菜也是色香味俱佳。由于食材是当地的,风味独特,令大家很享受!想不到服务员见我夸凉粉,又悄悄地加了一盘,实在是很给面子。不过,我学乖了,在餐桌少讲话,聚精会神好好陪老友吃。

  老酒过三巡,凉菜吃得差不多了,松茸雪莲炖草鸡汤送上桌,鸡汤鲜美在于食材,老家的湖滩面积大,大部分为放养鸡,吃虫子长大的,与小时候喝的鸡汤无异,实属难得的享受。

  鸡汤

  紧接着热菜,先上来的是水果虾球、荷叶粉蒸肉、蒜苗烧野鸭、蚂蚁上树和沙沟大鱼圆。

  荷叶粉蒸肉

  晶莹剔透的小虾球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软绵绵的虾肉与脆嫩清香的水果搭配,也是令人折服;用当地糯米、新鲜荷叶蒸出来的五花肉自然是香喷喷的;野鸭是从徐马荒打来的。

  蚂蚁上树

  老家自然环境大大改善,野鸭成群,大雁成片。野鸭肉天然的干香是北京烤鸭无法比拟的;蚂蚁上树,是道名菜,说白了也就是肉末粉丝,想不到拱极台来了个创新,上好的豆粉用鸡汤熬出,然后搭以里下河地区的河鲜小蚬子,实是丝丝入味!鱼圆是淮扬菜中极显功底的一道菜,扬州狮子头大家都熟悉,不过品完沙沟大鱼圆后恐就另当别论了。鱼圆是由新鲜的大鲢鱼去皮去骨制作,有七八道功序,沙沟鱼圆细嫩柔滑入口即化,鲜美可口无比!

  本以为酒足饭饱,想不到又一轮热菜上来了:水洗菜虎头鲨、麻虾子炖蛋、石锅韭菜鳝片、冰镇龙虾、红烧青鲲鱼、菜心河蚌和丝瓜毛豆蛋汤。虎头鲨是野生的,肉质细嫩鲜美,搭一点咸咸的水洗菜,亦鲜亦咸好吃;麻虾子炖蛋,一下子让人回到童年,草鸡生的蛋,蛋黄是金灿灿的!鳝鱼鲲鱼河蚌是里下河独特的水环境滋养出来的,味道顶呱呱,不同的河鲜的味道,鲜美无比。

  麻虾子炖蛋

  全国人民都爱吃小龙虾,大家都知道盱眙龙虾,其实我以为老家的小龙虾更好吃,肉质更美更嫩。老家的优势是水面积大,流动性高,出产的龙虾既大且肥,味道纯正无土腥气。外地小龙虾只敢做麻辣、九里香什么的,要靠这些调料去土腥气,并且要趁热吃,一凉就有股腥味。可是拱极台就是不一样,用自己秘制的配方,创造出了冰镇龙虾。

  冰镇龙虾

  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在服务员的劝导下,尝了一只,好吃,麻辣香鲜齐全,不一会儿,一大盘冰镇小龙虾被一扫而光。

  酒足饭饱之后,我讲起与顾兄的故事。北漂求学阶段,我们相识于北京的一次画展,友谊延续了三十多年。他的女儿顾真真也是当今江苏知名的中青年画家。我问大姐明天带点什么兴化土特产回去,真真倒是不客气,抢过来讲要小龙虾。我讲这好办,明天买新鲜的,想不到她指指桌上的冰镇小龙虾:这个做得风味独特。这可给我出了道难题,赶紧问菜馆老板,老板到后厨一查点,小龙虾今天卖完了,答应第二天做好后快递过去!

  听我讲完与顾兄的故事,明朝宰相张居正的后人张培元自告奋勇,给大家来了段板桥道情:“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崖,傍水湾;扁舟来往无牵绊。沙鸥点点轻波远,荻港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斜阳晚。一霎时波摇金影,蓦抬头月上东山。”赢得掌声阵阵!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我,吃遍了世界的美食,西餐讲究造型和摆设,往往过于矫揉造作。老家的淮扬菜“天然去雕饰”,色香味做到了极致,是技术,更是艺术!在老家老店欢迎老友全家,那份浓浓的乡情友情亲情,令我陶醉;故乡的美食,唇齿留香,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脑海,回味在大洋彼岸!

  图片 | 宋燕

  美编 | 小薇

  点小花花,让他们知道你“在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