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归来 (原创故事)

  1

  “妈,那个人昨晚又没有回来吗?”女儿小雅小心翼翼问道,生怕妈妈伤心。

  “没有。”心兰一边飞快地收拾碗筷,一边面无表情地回应着女儿,语气淡淡的,冷冷的,让女儿不敢再多问。

  “也好,也好,没回来也好。”小雅静静地在收拾自己的书包,自言自语,声音细得如蚊子扇动翅膀的声音。

  心兰收拾碗筷的手明显顿了一下,万般情绪在心头汹涌,她愧对女儿,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小雅了。

  她不该带她到这个世界上的,因为自己,让女儿跟着她受罪了。

  没能给她快乐的童年生活,也没能好好保护她,让她心灵受到了创伤。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心兰眼泪快要下来的时候硬生生给忍了回去,她不能在女儿面前流泪。

  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摸摸女儿的头,“快点,上学快要迟到了哦,送完你去上幼儿园,妈妈还要去上班呢。”

  2

  李浩死了。心兰母女俩刚要出门的时候,心兰的手机响了。是警察局打来的,告知她们,李浩死了,让心兰去协助调查了解情况,以及处理李浩的后事。

  李浩,也就是心兰的老公,女孩口中的“那个人”,女孩的爸爸,死了。

  心兰拿着手机的手明显一颤,脸色沉重,挂电话的时候,一滴泪滴在手机上。

  才五岁的女儿,紧紧抱住心兰的腿,早已满脸泪水,但却没有哭出声。

  李浩的尸体是在离家500米处的一个下水道里,被环卫工人发现的。

  警方初步调查断定,李浩醉酒,夜里经过一个待施工维修的下水道旁,不慎掉了下去,头部受伤出血,加上酒精中毒,窒息身亡。

  对于李浩的死,除了一开始心头一闪而过的难过与不知所措外,心兰并没有过多的伤心。

  李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没有一份正当的工作,还嫖赌喝样样沾染,就差没有杀人抢劫,吸毒了。

  李浩一天到晚都是在赌桌上和酒桌上过的,不是在赌就是在喝。

  他基本不回家,除非输光了钱,没钱做赌注了,也没钱在外面花天酒地了才会回家向心兰要钱。

  他不回来还好,一回来必定是心兰两母女的灾难时候。

  他赢了钱是绝对不会回家的。输了钱,心情不好,就回家撒气和要钱,还每次都是带着一身的酒气。

  只要在家里搜不到钱,李浩就会动手打心兰,不管孩子在不在场。

  孩子小雅才五岁就经历了无数次看着妈妈被爸爸残忍暴打的触目惊心的场面,落下了心病,夜里总会做噩梦,半夜吓得哇哇大哭。

  为了给孩子治病和尽快搬离这个家,心兰一人打三份工,除了在工厂上夜班,白天还要做两份钟点工,给别人做饭和打扫卫生。还要照顾孩子,这一年多以来,心兰没有一天是睡够六个小时的。

  就算是这样,心兰也是攒不到钱的,甚至连她们母女俩的生活都难以保证。心兰的工资都被李浩偷去抢去赌和喝酒了。

  李浩死了,对心兰母女来说是一种解脱。

  3

  一天后,心兰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警察局打来的,李浩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人谋杀。凶手是一个名叫杨帆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心兰一下瘫坐在椅子上。

  杨帆,一个刻进心兰心里的名字,杨帆是心兰爱了五年的男人,是和心兰相恋了五年的前男友。

  杨帆和心兰在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杨帆是心兰的师兄,比心兰高两届。

  两人都喜欢文学,都比较爱看小说,爱写作文,在一次现场作文比赛中,两人并列第一。因此,两人都把彼此当作了学习上的竞争对手,从此,在心里就留下了彼此的名字。

  后来,又因为一起进入了学校的文学社,这时候彼此的接触才真正多了起来。

  接触后,心兰发现,杨帆不仅作文写得好,数理化也是年级里面数一数二的,这让理科白痴的心兰如溺水的人瞬间抓住了救命草,一有时间就缠着杨帆给她讲解数理化的题目。

  而英语是杨帆的弱点,正好,英语是心兰的强项,杨帆可以向心兰学习英语。

  一来二去,两个人也就喜欢待在一起学习。

  起初,两个人的眼里都只有学习,在一起也是因为对彼此的学习有帮助,两人都还很单纯,根本没有往男女感情那边想,再说,所读的中学是市重点,学校是绝对不允许谈恋爱的。

  他们俩真正在一起是在杨帆高三毕业那一年,杨帆考上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此时,心兰才高二。他们成了异地恋,只能靠电话,书信来往。

  恋爱后,心兰的成绩明显不如从前。为了让心兰安心学习,杨帆减少了电话,书信来往,两人约定,杨帆在北京等心兰,让心兰努力考到北京去。

  第一次高考,心兰失败了,没有考上北京里面的大学,心兰不甘心,决定再复读一年,为的就是去北京和杨帆在一起。

  心兰复读高三。而这一年,杨帆被学校当作交换生派到美国去念研究生。

  渐渐地,两人没了联系,再到后来,心兰被杨帆家人告知,杨帆以后都不回来了,要留在美国发展,叫她不要再等他了,也不要再联系他了。

  心兰伤心欲绝,期间还生了一场大病,成绩一落再落,到最后连最普通的大学都没有考上。

  4

  心兰在家休养了一年。这一年,隔壁村的李浩对心兰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对爱情已经心灰意冷,失望透顶的心兰心若止水。无所谓了,只要有人疼有人爱就可以了,只要能过日子就行。

  李浩从小就是一个小混混,学渣中的豆腐渣,勉强读到初中毕业。说他是个小混混,不过也没有坏到哪里去,除了有点懒,爱出风头,倒也没有碍着谁。

  小学三年级,李浩还跟心兰同过班,那时候李浩就觉得心兰很漂亮,心想要是长大后能够娶到她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对于李浩这种学渣,心兰是没有多大印象的,后来,面对李浩的穷追猛打,心兰还是败下阵来,嫁给了她。

  这时候,李浩不再是小混混,在这村里,他的收入算是不错的,心兰嫁给她,日子应该过得去,因此,心兰家人对于这桩婚事也没有了异议,想着,女儿肯从过去中走出来也是件好事。

  李浩搞了两辆货车,在石厂里帮人家运石。一辆自己开,另外一辆雇了一个工人开,每个月都有不错的收入。

  心兰嫁过去的头两三年里,李浩对心兰也是真心疼,不肯让心兰出去上班受苦,让她在家里帮着打点打点就好,心兰也乐得自在。

  两夫妻的小日子过得虽然平淡倒也安稳,一年后心兰就生下女儿小雅。自从小雅出生后,李浩就更卖命地工作,心兰则全心全意照顾孩子,照顾家庭。对于心兰母女,李浩也是护着宠着。

  如果日子能够这样安安稳稳,幸福快乐地过下去,对心兰来说这是上天的恩赐,是多少人都羡慕的。可好景不长,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幸福快乐,就会给你点磨难,甚至磨难多于幸福。

  在小雅三岁那年,李浩在给人运石过程中发生了车祸,载满石头的货车翻进了山崖,在此事故中,货车报废了,李浩伤了一条腿。

  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李浩腿是保住了,但从此成了瘸子,再也不能干体力活,也不能开货车,李浩一下子失去了事业失去了健康,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

  从那以后,李浩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不爱说话,脾气越来越古怪,越来越爱发脾气,稍有不顺,就和心兰大吵大闹。说自己没有了事业,没有了健康,还成了废人,成了家里的负担,是不是已经厌弃了他,还是一开始心里就没有他……

  心兰知道他不好受,所以事事也就顺着他,心里的委屈也只能自己忍着,想着熬过去就好了。

  为了补贴家用,心兰把女儿送去了幼儿园,自己在工厂里找了一份上夜班的工作,白天还做两份兼职,没日没夜地干活挣钱养家。

  自从心兰出去工作后,李浩就更发神经,总是疑神疑鬼,说心兰在外面有了野男人。

  李浩开始酗酒,还染上了赌博,最后竟把另外一辆请工人开的运石货车给输没了,这可是家里唯一谋生计的工具啊!

  李浩越来越变本加利,在外面输了钱,喝得烂醉就回家来向心兰撒气,对心兰拳打脚踢进行家暴。

  心兰实在忍无可忍,提出离婚,可李浩破罐子破摔,只要心兰跟他离婚,他就和她们母女三人同归于尽,心兰了解李浩,这样的事他是做得出来的,心兰怕了!

  有几次,心兰都想就这样大家一起死了算了,可想想那么可爱的女儿,不能这样毁了她,为了女儿,心兰忍受着心里和身体的双重折磨,她自己都害怕自己哪一天就会疯掉……

  5

  李浩死了,对心兰母女来说是一种解脱,她没什么可悲伤的,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会跟杨帆扯上关系,杨帆还成了嫌疑犯。

  根据警方调查,在李浩尸体旁边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部手机,而手机的主人正好是杨帆,手机信息草稿箱里有一条已经编辑好的但没有发出去的信息,写着“心兰,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警方调查到,杨帆是心兰七年前的男朋友,所以判断杨帆是杀人凶手,猜测杨帆可能是因夺爱而杀了心兰老公李浩,而又找到了物证,一切都是那么合情合理。

  警方对杨帆进行了逮捕,杨帆被关进了监狱。

  杨帆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警方宣称是自己错手杀死了李浩。

  杨帆说,他回国后知道心兰过得不好,常常被李浩折磨,夜里还要到工厂上班,凌晨才下班,他心里还爱着心兰,知道心兰过得如此凄惨,心里对李浩无比痛恨。

  同时也是想为心兰做点什么,得知心兰在工厂里上夜班,总是凌晨一个人回家,他担心心兰的安全,总会偷偷等心兰下班,然后偷偷跟在她后面,确保她安全到家。

  事发这一天,他照常偷偷等心兰下班,可等到心兰下班的点都没有见她出来,问了工厂里的人才知道她那个部门今天提前两个小时下班了。

  杨帆不知不觉沿着心兰回家的路走到了心兰家附近,在离心兰家五百米左右遇上了喝得烂醉如泥的李浩,对于杨帆,李浩是知道的,李浩知道心兰和他结婚之前对杨帆是爱得死去活来的。

  本来就已经喝得上劲的李浩,见到杨帆,就更怒火中烧,觉得心兰已经嫁给了他,为什么杨帆还要来勾引自己的老婆,男人仅有的那点自尊心在杨帆面前已经全然崩塌,李浩不顾一切将手中的啤酒瓶向杨帆砸过去,并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

  杨帆本不想理他,但想想自己问心无愧,虽然心里还爱着心兰,但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再想想心兰每天被这个混蛋折磨,又听到了这个滚蛋骂他们狗男女,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就不管不顾,跟李浩放开了打。

  在打斗过程中,杨帆不小心将李浩推进了下水道,惊恐中杨帆逃离了现场,心想着李浩只是喝醉了酒,等他明天早上酒醒了,自然而然会自己爬上来。可杨帆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等来的是李浩已经死了的消息,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手机也落在了现场。

  6

  基于杨帆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主动交代,加上李浩的死大部分原因是他自己喝醉了酒,引发酒精中毒而死。而杨帆将他推进下水道并且逃离现场,没有及时施救,所以法院判杨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

  杨帆对这个判定结果很满意,表示不会上诉,自己认了。

  就在法院判定杨帆罪名成立这一天,心兰到警察局认罪了,说李浩是她杀的,跟杨帆无关。

  原来那天,心兰部门提前两个小时下班,心兰在家的附近遇上喝醉了的李浩。李浩输光了钱,在那里等心兰,想要从心兰手上拿点钱,他知道那天心兰发了工资。

  心兰死都护着自己的口袋,不肯让李浩把钱抢走,李浩恼羞成怒,揪住心兰的头发像疯了一样将心兰往死里打。情急之下,心兰抓起了旁边的一块砖头,往李浩头上砸去……顿时,李浩头上血流不止,倒地不起。

  恐慌不已的心兰不知所措,吓得魂都没有了,呆坐在李浩身边,她不敢去查看李浩死了没有,也许死了更好,这样大家都解脱了……

  一个小时后,杨帆经过。此时李浩已经死了。杨帆把李浩的尸体推进了下水道,伪造成李浩醉酒跌进下水道意外死亡。

  手机也是杨帆故意留下的,那条没有发出去的短信也是杨帆在案发后故意编辑的,目的就是想替心兰定罪,他知道以警方的侦查实力,很快就会查到李浩并非是意外死亡,只要有人认罪这个案件就会很快结束,心兰就可以逃了过去。

  他爱心兰,不管是七年前还是现在,他不愿意心兰受一点苦,遭一点罪,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心兰,他欠心兰太多了。所以一开始他就毫不犹疑替心兰顶罪,才有前面说是他错手杀了李浩那一幕。

  心兰不忍心看着深爱自己的杨帆因为自己丢了前程,毁了人生,那样她会在良心的折磨中过一辈子,死了都不会心安。

  心兰一开始也很恨杨帆,恨他为什么销声匿迹,连分手都没有给她个理由,恨他为什么要抛弃她,害她一度得了抑郁症,差点没有走出来。

  心兰到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浩从中作梗。

  原来当年杨帆在一场篮球赛中摔倒,头部受到了重创,手术后大半年的时间都昏迷不醒。

  李浩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为了得到心兰,便对杨帆的家里人说心兰已经跟他在一起了,让杨帆和杨帆家里人不要再打扰她,不要让杨帆拖累心兰一辈子,毕竟杨帆能不能醒来,会不会成为植物人都难说。

  后来杨帆痊愈,并学成归来,被派到心兰所在城市开发新项目。李浩从同学口中知道杨帆已经回国,担心当年自己做的事情被心兰发现,害怕他们旧情复燃,整天疑神疑鬼,导致他在运送石头的过程中发生车祸,失了事业,伤了腿。

  警方根据心兰所说,在下水道旁边的树底下,找到了那块心兰砸李浩头的砖头,上面还留有李浩和心兰的血,心兰在打斗过程中,手受了伤。

  法院综合考虑,认为心兰情有可原,本来也是李浩有错在先,心兰算是正当防卫过失,加上也得到了李浩家人的谅解,最终判决心兰有期徒刑三年。

  杨帆答应心兰等她出来,并会替她好好女儿小雅,让她放心。

  爱情这种东西不是谁耍点手段就可以得来的,强求得来的终究害了彼此。

  家暴也是一种犯罪,我们要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不要等到酿成大错才来后悔。

  

  墨鱼_3690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5

  2019.08.20 09:55

  字数 5103

  1

  “妈,那个人昨晚又没有回来吗?”女儿小雅小心翼翼问道,生怕妈妈伤心。

  “没有。”心兰一边飞快地收拾碗筷,一边面无表情地回应着女儿,语气淡淡的,冷冷的,让女儿不敢再多问。

  “也好,也好,没回来也好。”小雅静静地在收拾自己的书包,自言自语,声音细得如蚊子扇动翅膀的声音。

  心兰收拾碗筷的手明显顿了一下,万般情绪在心头汹涌,她愧对女儿,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小雅了。

  她不该带她到这个世界上的,因为自己,让女儿跟着她受罪了。

  没能给她快乐的童年生活,也没能好好保护她,让她心灵受到了创伤。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心兰眼泪快要下来的时候硬生生给忍了回去,她不能在女儿面前流泪。

  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摸摸女儿的头,“快点,上学快要迟到了哦,送完你去上幼儿园,妈妈还要去上班呢。”

  2

  李浩死了。心兰母女俩刚要出门的时候,心兰的手机响了。是警察局打来的,告知她们,李浩死了,让心兰去协助调查了解情况,以及处理李浩的后事。

  李浩,也就是心兰的老公,女孩口中的“那个人”,女孩的爸爸,死了。

  心兰拿着手机的手明显一颤,脸色沉重,挂电话的时候,一滴泪滴在手机上。

  才五岁的女儿,紧紧抱住心兰的腿,早已满脸泪水,但却没有哭出声。

  李浩的尸体是在离家500米处的一个下水道里,被环卫工人发现的。

  警方初步调查断定,李浩醉酒,夜里经过一个待施工维修的下水道旁,不慎掉了下去,头部受伤出血,加上酒精中毒,窒息身亡。

  对于李浩的死,除了一开始心头一闪而过的难过与不知所措外,心兰并没有过多的伤心。

  李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没有一份正当的工作,还嫖赌喝样样沾染,就差没有杀人抢劫,吸毒了。

  李浩一天到晚都是在赌桌上和酒桌上过的,不是在赌就是在喝。

  他基本不回家,除非输光了钱,没钱做赌注了,也没钱在外面花天酒地了才会回家向心兰要钱。

  他不回来还好,一回来必定是心兰两母女的灾难时候。

  他赢了钱是绝对不会回家的。输了钱,心情不好,就回家撒气和要钱,还每次都是带着一身的酒气。

  只要在家里搜不到钱,李浩就会动手打心兰,不管孩子在不在场。

  孩子小雅才五岁就经历了无数次看着妈妈被爸爸残忍暴打的触目惊心的场面,落下了心病,夜里总会做噩梦,半夜吓得哇哇大哭。

  为了给孩子治病和尽快搬离这个家,心兰一人打三份工,除了在工厂上夜班,白天还要做两份钟点工,给别人做饭和打扫卫生。还要照顾孩子,这一年多以来,心兰没有一天是睡够六个小时的。

  就算是这样,心兰也是攒不到钱的,甚至连她们母女俩的生活都难以保证。心兰的工资都被李浩偷去抢去赌和喝酒了。

  李浩死了,对心兰母女来说是一种解脱。

  3

  一天后,心兰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警察局打来的,李浩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人谋杀。凶手是一个名叫杨帆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心兰一下瘫坐在椅子上。

  杨帆,一个刻进心兰心里的名字,杨帆是心兰爱了五年的男人,是和心兰相恋了五年的前男友。

  杨帆和心兰在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杨帆是心兰的师兄,比心兰高两届。

  两人都喜欢文学,都比较爱看小说,爱写作文,在一次现场作文比赛中,两人并列第一。因此,两人都把彼此当作了学习上的竞争对手,从此,在心里就留下了彼此的名字。

  后来,又因为一起进入了学校的文学社,这时候彼此的接触才真正多了起来。

  接触后,心兰发现,杨帆不仅作文写得好,数理化也是年级里面数一数二的,这让理科白痴的心兰如溺水的人瞬间抓住了救命草,一有时间就缠着杨帆给她讲解数理化的题目。

  而英语是杨帆的弱点,正好,英语是心兰的强项,杨帆可以向心兰学习英语。

  一来二去,两个人也就喜欢待在一起学习。

  起初,两个人的眼里都只有学习,在一起也是因为对彼此的学习有帮助,两人都还很单纯,根本没有往男女感情那边想,再说,所读的中学是市重点,学校是绝对不允许谈恋爱的。

  他们俩真正在一起是在杨帆高三毕业那一年,杨帆考上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此时,心兰才高二。他们成了异地恋,只能靠电话,书信来往。

  恋爱后,心兰的成绩明显不如从前。为了让心兰安心学习,杨帆减少了电话,书信来往,两人约定,杨帆在北京等心兰,让心兰努力考到北京去。

  第一次高考,心兰失败了,没有考上北京里面的大学,心兰不甘心,决定再复读一年,为的就是去北京和杨帆在一起。

  心兰复读高三。而这一年,杨帆被学校当作交换生派到美国去念研究生。

  渐渐地,两人没了联系,再到后来,心兰被杨帆家人告知,杨帆以后都不回来了,要留在美国发展,叫她不要再等他了,也不要再联系他了。

  心兰伤心欲绝,期间还生了一场大病,成绩一落再落,到最后连最普通的大学都没有考上。

  4

  心兰在家休养了一年。这一年,隔壁村的李浩对心兰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对爱情已经心灰意冷,失望透顶的心兰心若止水。无所谓了,只要有人疼有人爱就可以了,只要能过日子就行。

  李浩从小就是一个小混混,学渣中的豆腐渣,勉强读到初中毕业。说他是个小混混,不过也没有坏到哪里去,除了有点懒,爱出风头,倒也没有碍着谁。

  小学三年级,李浩还跟心兰同过班,那时候李浩就觉得心兰很漂亮,心想要是长大后能够娶到她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对于李浩这种学渣,心兰是没有多大印象的,后来,面对李浩的穷追猛打,心兰还是败下阵来,嫁给了她。

  这时候,李浩不再是小混混,在这村里,他的收入算是不错的,心兰嫁给她,日子应该过得去,因此,心兰家人对于这桩婚事也没有了异议,想着,女儿肯从过去中走出来也是件好事。

  李浩搞了两辆货车,在石厂里帮人家运石。一辆自己开,另外一辆雇了一个工人开,每个月都有不错的收入。

  心兰嫁过去的头两三年里,李浩对心兰也是真心疼,不肯让心兰出去上班受苦,让她在家里帮着打点打点就好,心兰也乐得自在。

  两夫妻的小日子过得虽然平淡倒也安稳,一年后心兰就生下女儿小雅。自从小雅出生后,李浩就更卖命地工作,心兰则全心全意照顾孩子,照顾家庭。对于心兰母女,李浩也是护着宠着。

  如果日子能够这样安安稳稳,幸福快乐地过下去,对心兰来说这是上天的恩赐,是多少人都羡慕的。可好景不长,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幸福快乐,就会给你点磨难,甚至磨难多于幸福。

  在小雅三岁那年,李浩在给人运石过程中发生了车祸,载满石头的货车翻进了山崖,在此事故中,货车报废了,李浩伤了一条腿。

  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李浩腿是保住了,但从此成了瘸子,再也不能干体力活,也不能开货车,李浩一下子失去了事业失去了健康,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

  从那以后,李浩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不爱说话,脾气越来越古怪,越来越爱发脾气,稍有不顺,就和心兰大吵大闹。说自己没有了事业,没有了健康,还成了废人,成了家里的负担,是不是已经厌弃了他,还是一开始心里就没有他……

  心兰知道他不好受,所以事事也就顺着他,心里的委屈也只能自己忍着,想着熬过去就好了。

  为了补贴家用,心兰把女儿送去了幼儿园,自己在工厂里找了一份上夜班的工作,白天还做两份兼职,没日没夜地干活挣钱养家。

  自从心兰出去工作后,李浩就更发神经,总是疑神疑鬼,说心兰在外面有了野男人。

  李浩开始酗酒,还染上了赌博,最后竟把另外一辆请工人开的运石货车给输没了,这可是家里唯一谋生计的工具啊!

  李浩越来越变本加利,在外面输了钱,喝得烂醉就回家来向心兰撒气,对心兰拳打脚踢进行家暴。

  心兰实在忍无可忍,提出离婚,可李浩破罐子破摔,只要心兰跟他离婚,他就和她们母女三人同归于尽,心兰了解李浩,这样的事他是做得出来的,心兰怕了!

  有几次,心兰都想就这样大家一起死了算了,可想想那么可爱的女儿,不能这样毁了她,为了女儿,心兰忍受着心里和身体的双重折磨,她自己都害怕自己哪一天就会疯掉……

  5

  李浩死了,对心兰母女来说是一种解脱,她没什么可悲伤的,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会跟杨帆扯上关系,杨帆还成了嫌疑犯。

  根据警方调查,在李浩尸体旁边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部手机,而手机的主人正好是杨帆,手机信息草稿箱里有一条已经编辑好的但没有发出去的信息,写着“心兰,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警方调查到,杨帆是心兰七年前的男朋友,所以判断杨帆是杀人凶手,猜测杨帆可能是因夺爱而杀了心兰老公李浩,而又找到了物证,一切都是那么合情合理。

  警方对杨帆进行了逮捕,杨帆被关进了监狱。

  杨帆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警方宣称是自己错手杀死了李浩。

  杨帆说,他回国后知道心兰过得不好,常常被李浩折磨,夜里还要到工厂上班,凌晨才下班,他心里还爱着心兰,知道心兰过得如此凄惨,心里对李浩无比痛恨。

  同时也是想为心兰做点什么,得知心兰在工厂里上夜班,总是凌晨一个人回家,他担心心兰的安全,总会偷偷等心兰下班,然后偷偷跟在她后面,确保她安全到家。

  事发这一天,他照常偷偷等心兰下班,可等到心兰下班的点都没有见她出来,问了工厂里的人才知道她那个部门今天提前两个小时下班了。

  杨帆不知不觉沿着心兰回家的路走到了心兰家附近,在离心兰家五百米左右遇上了喝得烂醉如泥的李浩,对于杨帆,李浩是知道的,李浩知道心兰和他结婚之前对杨帆是爱得死去活来的。

  本来就已经喝得上劲的李浩,见到杨帆,就更怒火中烧,觉得心兰已经嫁给了他,为什么杨帆还要来勾引自己的老婆,男人仅有的那点自尊心在杨帆面前已经全然崩塌,李浩不顾一切将手中的啤酒瓶向杨帆砸过去,并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

  杨帆本不想理他,但想想自己问心无愧,虽然心里还爱着心兰,但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再想想心兰每天被这个混蛋折磨,又听到了这个滚蛋骂他们狗男女,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就不管不顾,跟李浩放开了打。

  在打斗过程中,杨帆不小心将李浩推进了下水道,惊恐中杨帆逃离了现场,心想着李浩只是喝醉了酒,等他明天早上酒醒了,自然而然会自己爬上来。可杨帆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等来的是李浩已经死了的消息,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手机也落在了现场。

  6

  基于杨帆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主动交代,加上李浩的死大部分原因是他自己喝醉了酒,引发酒精中毒而死。而杨帆将他推进下水道并且逃离现场,没有及时施救,所以法院判杨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

  杨帆对这个判定结果很满意,表示不会上诉,自己认了。

  就在法院判定杨帆罪名成立这一天,心兰到警察局认罪了,说李浩是她杀的,跟杨帆无关。

  原来那天,心兰部门提前两个小时下班,心兰在家的附近遇上喝醉了的李浩。李浩输光了钱,在那里等心兰,想要从心兰手上拿点钱,他知道那天心兰发了工资。

  心兰死都护着自己的口袋,不肯让李浩把钱抢走,李浩恼羞成怒,揪住心兰的头发像疯了一样将心兰往死里打。情急之下,心兰抓起了旁边的一块砖头,往李浩头上砸去……顿时,李浩头上血流不止,倒地不起。

  恐慌不已的心兰不知所措,吓得魂都没有了,呆坐在李浩身边,她不敢去查看李浩死了没有,也许死了更好,这样大家都解脱了……

  一个小时后,杨帆经过。此时李浩已经死了。杨帆把李浩的尸体推进了下水道,伪造成李浩醉酒跌进下水道意外死亡。

  手机也是杨帆故意留下的,那条没有发出去的短信也是杨帆在案发后故意编辑的,目的就是想替心兰定罪,他知道以警方的侦查实力,很快就会查到李浩并非是意外死亡,只要有人认罪这个案件就会很快结束,心兰就可以逃了过去。

  他爱心兰,不管是七年前还是现在,他不愿意心兰受一点苦,遭一点罪,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心兰,他欠心兰太多了。所以一开始他就毫不犹疑替心兰顶罪,才有前面说是他错手杀了李浩那一幕。

  心兰不忍心看着深爱自己的杨帆因为自己丢了前程,毁了人生,那样她会在良心的折磨中过一辈子,死了都不会心安。

  心兰一开始也很恨杨帆,恨他为什么销声匿迹,连分手都没有给她个理由,恨他为什么要抛弃她,害她一度得了抑郁症,差点没有走出来。

  心兰到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浩从中作梗。

  原来当年杨帆在一场篮球赛中摔倒,头部受到了重创,手术后大半年的时间都昏迷不醒。

  李浩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为了得到心兰,便对杨帆的家里人说心兰已经跟他在一起了,让杨帆和杨帆家里人不要再打扰她,不要让杨帆拖累心兰一辈子,毕竟杨帆能不能醒来,会不会成为植物人都难说。

  后来杨帆痊愈,并学成归来,被派到心兰所在城市开发新项目。李浩从同学口中知道杨帆已经回国,担心当年自己做的事情被心兰发现,害怕他们旧情复燃,整天疑神疑鬼,导致他在运送石头的过程中发生车祸,失了事业,伤了腿。

  警方根据心兰所说,在下水道旁边的树底下,找到了那块心兰砸李浩头的砖头,上面还留有李浩和心兰的血,心兰在打斗过程中,手受了伤。

  法院综合考虑,认为心兰情有可原,本来也是李浩有错在先,心兰算是正当防卫过失,加上也得到了李浩家人的谅解,最终判决心兰有期徒刑三年。

  杨帆答应心兰等她出来,并会替她好好女儿小雅,让她放心。

  爱情这种东西不是谁耍点手段就可以得来的,强求得来的终究害了彼此。

  家暴也是一种犯罪,我们要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不要等到酿成大错才来后悔。

  1

  “妈,那个人昨晚又没有回来吗?”女儿小雅小心翼翼问道,生怕妈妈伤心。

  “没有。”心兰一边飞快地收拾碗筷,一边面无表情地回应着女儿,语气淡淡的,冷冷的,让女儿不敢再多问。

  “也好,也好,没回来也好。”小雅静静地在收拾自己的书包,自言自语,声音细得如蚊子扇动翅膀的声音。

  心兰收拾碗筷的手明显顿了一下,万般情绪在心头汹涌,她愧对女儿,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小雅了。

  她不该带她到这个世界上的,因为自己,让女儿跟着她受罪了。

  没能给她快乐的童年生活,也没能好好保护她,让她心灵受到了创伤。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心兰眼泪快要下来的时候硬生生给忍了回去,她不能在女儿面前流泪。

  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摸摸女儿的头,“快点,上学快要迟到了哦,送完你去上幼儿园,妈妈还要去上班呢。”

  2

  李浩死了。心兰母女俩刚要出门的时候,心兰的手机响了。是警察局打来的,告知她们,李浩死了,让心兰去协助调查了解情况,以及处理李浩的后事。

  李浩,也就是心兰的老公,女孩口中的“那个人”,女孩的爸爸,死了。

  心兰拿着手机的手明显一颤,脸色沉重,挂电话的时候,一滴泪滴在手机上。

  才五岁的女儿,紧紧抱住心兰的腿,早已满脸泪水,但却没有哭出声。

  李浩的尸体是在离家500米处的一个下水道里,被环卫工人发现的。

  警方初步调查断定,李浩醉酒,夜里经过一个待施工维修的下水道旁,不慎掉了下去,头部受伤出血,加上酒精中毒,窒息身亡。

  对于李浩的死,除了一开始心头一闪而过的难过与不知所措外,心兰并没有过多的伤心。

  李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没有一份正当的工作,还嫖赌喝样样沾染,就差没有杀人抢劫,吸毒了。

  李浩一天到晚都是在赌桌上和酒桌上过的,不是在赌就是在喝。

  他基本不回家,除非输光了钱,没钱做赌注了,也没钱在外面花天酒地了才会回家向心兰要钱。

  他不回来还好,一回来必定是心兰两母女的灾难时候。

  他赢了钱是绝对不会回家的。输了钱,心情不好,就回家撒气和要钱,还每次都是带着一身的酒气。

  只要在家里搜不到钱,李浩就会动手打心兰,不管孩子在不在场。

  孩子小雅才五岁就经历了无数次看着妈妈被爸爸残忍暴打的触目惊心的场面,落下了心病,夜里总会做噩梦,半夜吓得哇哇大哭。

  为了给孩子治病和尽快搬离这个家,心兰一人打三份工,除了在工厂上夜班,白天还要做两份钟点工,给别人做饭和打扫卫生。还要照顾孩子,这一年多以来,心兰没有一天是睡够六个小时的。

  就算是这样,心兰也是攒不到钱的,甚至连她们母女俩的生活都难以保证。心兰的工资都被李浩偷去抢去赌和喝酒了。

  李浩死了,对心兰母女来说是一种解脱。

  3

  一天后,心兰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警察局打来的,李浩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人谋杀。凶手是一个名叫杨帆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心兰一下瘫坐在椅子上。

  杨帆,一个刻进心兰心里的名字,杨帆是心兰爱了五年的男人,是和心兰相恋了五年的前男友。

  杨帆和心兰在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杨帆是心兰的师兄,比心兰高两届。

  两人都喜欢文学,都比较爱看小说,爱写作文,在一次现场作文比赛中,两人并列第一。因此,两人都把彼此当作了学习上的竞争对手,从此,在心里就留下了彼此的名字。

  后来,又因为一起进入了学校的文学社,这时候彼此的接触才真正多了起来。

  接触后,心兰发现,杨帆不仅作文写得好,数理化也是年级里面数一数二的,这让理科白痴的心兰如溺水的人瞬间抓住了救命草,一有时间就缠着杨帆给她讲解数理化的题目。

  而英语是杨帆的弱点,正好,英语是心兰的强项,杨帆可以向心兰学习英语。

  一来二去,两个人也就喜欢待在一起学习。

  起初,两个人的眼里都只有学习,在一起也是因为对彼此的学习有帮助,两人都还很单纯,根本没有往男女感情那边想,再说,所读的中学是市重点,学校是绝对不允许谈恋爱的。

  他们俩真正在一起是在杨帆高三毕业那一年,杨帆考上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此时,心兰才高二。他们成了异地恋,只能靠电话,书信来往。

  恋爱后,心兰的成绩明显不如从前。为了让心兰安心学习,杨帆减少了电话,书信来往,两人约定,杨帆在北京等心兰,让心兰努力考到北京去。

  第一次高考,心兰失败了,没有考上北京里面的大学,心兰不甘心,决定再复读一年,为的就是去北京和杨帆在一起。

  心兰复读高三。而这一年,杨帆被学校当作交换生派到美国去念研究生。

  渐渐地,两人没了联系,再到后来,心兰被杨帆家人告知,杨帆以后都不回来了,要留在美国发展,叫她不要再等他了,也不要再联系他了。

  心兰伤心欲绝,期间还生了一场大病,成绩一落再落,到最后连最普通的大学都没有考上。

  4

  心兰在家休养了一年。这一年,隔壁村的李浩对心兰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对爱情已经心灰意冷,失望透顶的心兰心若止水。无所谓了,只要有人疼有人爱就可以了,只要能过日子就行。

  李浩从小就是一个小混混,学渣中的豆腐渣,勉强读到初中毕业。说他是个小混混,不过也没有坏到哪里去,除了有点懒,爱出风头,倒也没有碍着谁。

  小学三年级,李浩还跟心兰同过班,那时候李浩就觉得心兰很漂亮,心想要是长大后能够娶到她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对于李浩这种学渣,心兰是没有多大印象的,后来,面对李浩的穷追猛打,心兰还是败下阵来,嫁给了她。

  这时候,李浩不再是小混混,在这村里,他的收入算是不错的,心兰嫁给她,日子应该过得去,因此,心兰家人对于这桩婚事也没有了异议,想着,女儿肯从过去中走出来也是件好事。

  李浩搞了两辆货车,在石厂里帮人家运石。一辆自己开,另外一辆雇了一个工人开,每个月都有不错的收入。

  心兰嫁过去的头两三年里,李浩对心兰也是真心疼,不肯让心兰出去上班受苦,让她在家里帮着打点打点就好,心兰也乐得自在。

  两夫妻的小日子过得虽然平淡倒也安稳,一年后心兰就生下女儿小雅。自从小雅出生后,李浩就更卖命地工作,心兰则全心全意照顾孩子,照顾家庭。对于心兰母女,李浩也是护着宠着。

  如果日子能够这样安安稳稳,幸福快乐地过下去,对心兰来说这是上天的恩赐,是多少人都羡慕的。可好景不长,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幸福快乐,就会给你点磨难,甚至磨难多于幸福。

  在小雅三岁那年,李浩在给人运石过程中发生了车祸,载满石头的货车翻进了山崖,在此事故中,货车报废了,李浩伤了一条腿。

  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李浩腿是保住了,但从此成了瘸子,再也不能干体力活,也不能开货车,李浩一下子失去了事业失去了健康,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

  从那以后,李浩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不爱说话,脾气越来越古怪,越来越爱发脾气,稍有不顺,就和心兰大吵大闹。说自己没有了事业,没有了健康,还成了废人,成了家里的负担,是不是已经厌弃了他,还是一开始心里就没有他……

  心兰知道他不好受,所以事事也就顺着他,心里的委屈也只能自己忍着,想着熬过去就好了。

  为了补贴家用,心兰把女儿送去了幼儿园,自己在工厂里找了一份上夜班的工作,白天还做两份兼职,没日没夜地干活挣钱养家。

  自从心兰出去工作后,李浩就更发神经,总是疑神疑鬼,说心兰在外面有了野男人。

  李浩开始酗酒,还染上了赌博,最后竟把另外一辆请工人开的运石货车给输没了,这可是家里唯一谋生计的工具啊!

  李浩越来越变本加利,在外面输了钱,喝得烂醉就回家来向心兰撒气,对心兰拳打脚踢进行家暴。

  心兰实在忍无可忍,提出离婚,可李浩破罐子破摔,只要心兰跟他离婚,他就和她们母女三人同归于尽,心兰了解李浩,这样的事他是做得出来的,心兰怕了!

  有几次,心兰都想就这样大家一起死了算了,可想想那么可爱的女儿,不能这样毁了她,为了女儿,心兰忍受着心里和身体的双重折磨,她自己都害怕自己哪一天就会疯掉……

  5

  李浩死了,对心兰母女来说是一种解脱,她没什么可悲伤的,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会跟杨帆扯上关系,杨帆还成了嫌疑犯。

  根据警方调查,在李浩尸体旁边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部手机,而手机的主人正好是杨帆,手机信息草稿箱里有一条已经编辑好的但没有发出去的信息,写着“心兰,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警方调查到,杨帆是心兰七年前的男朋友,所以判断杨帆是杀人凶手,猜测杨帆可能是因夺爱而杀了心兰老公李浩,而又找到了物证,一切都是那么合情合理。

  警方对杨帆进行了逮捕,杨帆被关进了监狱。

  杨帆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警方宣称是自己错手杀死了李浩。

  杨帆说,他回国后知道心兰过得不好,常常被李浩折磨,夜里还要到工厂上班,凌晨才下班,他心里还爱着心兰,知道心兰过得如此凄惨,心里对李浩无比痛恨。

  同时也是想为心兰做点什么,得知心兰在工厂里上夜班,总是凌晨一个人回家,他担心心兰的安全,总会偷偷等心兰下班,然后偷偷跟在她后面,确保她安全到家。

  事发这一天,他照常偷偷等心兰下班,可等到心兰下班的点都没有见她出来,问了工厂里的人才知道她那个部门今天提前两个小时下班了。

  杨帆不知不觉沿着心兰回家的路走到了心兰家附近,在离心兰家五百米左右遇上了喝得烂醉如泥的李浩,对于杨帆,李浩是知道的,李浩知道心兰和他结婚之前对杨帆是爱得死去活来的。

  本来就已经喝得上劲的李浩,见到杨帆,就更怒火中烧,觉得心兰已经嫁给了他,为什么杨帆还要来勾引自己的老婆,男人仅有的那点自尊心在杨帆面前已经全然崩塌,李浩不顾一切将手中的啤酒瓶向杨帆砸过去,并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

  杨帆本不想理他,但想想自己问心无愧,虽然心里还爱着心兰,但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再想想心兰每天被这个混蛋折磨,又听到了这个滚蛋骂他们狗男女,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就不管不顾,跟李浩放开了打。

  在打斗过程中,杨帆不小心将李浩推进了下水道,惊恐中杨帆逃离了现场,心想着李浩只是喝醉了酒,等他明天早上酒醒了,自然而然会自己爬上来。可杨帆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等来的是李浩已经死了的消息,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手机也落在了现场。

  6

  基于杨帆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主动交代,加上李浩的死大部分原因是他自己喝醉了酒,引发酒精中毒而死。而杨帆将他推进下水道并且逃离现场,没有及时施救,所以法院判杨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

  杨帆对这个判定结果很满意,表示不会上诉,自己认了。

  就在法院判定杨帆罪名成立这一天,心兰到警察局认罪了,说李浩是她杀的,跟杨帆无关。

  原来那天,心兰部门提前两个小时下班,心兰在家的附近遇上喝醉了的李浩。李浩输光了钱,在那里等心兰,想要从心兰手上拿点钱,他知道那天心兰发了工资。

  心兰死都护着自己的口袋,不肯让李浩把钱抢走,李浩恼羞成怒,揪住心兰的头发像疯了一样将心兰往死里打。情急之下,心兰抓起了旁边的一块砖头,往李浩头上砸去……顿时,李浩头上血流不止,倒地不起。

  恐慌不已的心兰不知所措,吓得魂都没有了,呆坐在李浩身边,她不敢去查看李浩死了没有,也许死了更好,这样大家都解脱了……

  一个小时后,杨帆经过。此时李浩已经死了。杨帆把李浩的尸体推进了下水道,伪造成李浩醉酒跌进下水道意外死亡。

  手机也是杨帆故意留下的,那条没有发出去的短信也是杨帆在案发后故意编辑的,目的就是想替心兰定罪,他知道以警方的侦查实力,很快就会查到李浩并非是意外死亡,只要有人认罪这个案件就会很快结束,心兰就可以逃了过去。

  他爱心兰,不管是七年前还是现在,他不愿意心兰受一点苦,遭一点罪,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心兰,他欠心兰太多了。所以一开始他就毫不犹疑替心兰顶罪,才有前面说是他错手杀了李浩那一幕。

  心兰不忍心看着深爱自己的杨帆因为自己丢了前程,毁了人生,那样她会在良心的折磨中过一辈子,死了都不会心安。

  心兰一开始也很恨杨帆,恨他为什么销声匿迹,连分手都没有给她个理由,恨他为什么要抛弃她,害她一度得了抑郁症,差点没有走出来。

  心兰到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浩从中作梗。

  原来当年杨帆在一场篮球赛中摔倒,头部受到了重创,手术后大半年的时间都昏迷不醒。

  李浩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为了得到心兰,便对杨帆的家里人说心兰已经跟他在一起了,让杨帆和杨帆家里人不要再打扰她,不要让杨帆拖累心兰一辈子,毕竟杨帆能不能醒来,会不会成为植物人都难说。

  后来杨帆痊愈,并学成归来,被派到心兰所在城市开发新项目。李浩从同学口中知道杨帆已经回国,担心当年自己做的事情被心兰发现,害怕他们旧情复燃,整天疑神疑鬼,导致他在运送石头的过程中发生车祸,失了事业,伤了腿。

  警方根据心兰所说,在下水道旁边的树底下,找到了那块心兰砸李浩头的砖头,上面还留有李浩和心兰的血,心兰在打斗过程中,手受了伤。

  法院综合考虑,认为心兰情有可原,本来也是李浩有错在先,心兰算是正当防卫过失,加上也得到了李浩家人的谅解,最终判决心兰有期徒刑三年。

  杨帆答应心兰等她出来,并会替她好好女儿小雅,让她放心。

  爱情这种东西不是谁耍点手段就可以得来的,强求得来的终究害了彼此。

  家暴也是一种犯罪,我们要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不要等到酿成大错才来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