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维维中秋晚会嘶吼,原曲作者一晚上没睡着,西游彻底沦为噱头

谭为伟的中秋晚会,《西游》的元素是are头,原始的歌曲作者没有在晚上入睡

文|闲云

这个中秋佳节,谭维玮和她的红色皮革一样抢眼。

我不知道您是否听过谭维伟在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上的想法。最初,蒋大为给《敢问路在何方》带来了浓厚的历史,神话和传说感。原来,演员六个孩子,马德华,迟崇瑞,刘大刚在舞台上,观众欢呼雀跃,准备迎接一波“泪流满面”和“记忆杀戮”!

结果,谭维伟的门已满,面对虎的行动一记耳光,“西方之旅”的所有元素都被砸碎了,《西方之旅》成为谭维伟背后的头。

毕竟,这组疯狂的嘶吼,摇滚,嘻哈,说唱音乐,再加上电子音乐,鼓等乐器《敢问路在何方》的根源和《西游记》无法触及任何一方。

在听完谭为伟的尴尬之后,仙云说,谁敢问路?我不问路在哪里?在哪里坠入爱河!

这些年的音乐圈,流行的两个特征,一是拍高音,却没有美感!一是一些变化,因为原始的经典音调无法演唱。

作为观众,将经典歌曲毁灭成蝎子真是难以忍受。就像人类蝎子眼中的苍蝇一样,尖叫,呕吐和呕吐直接影响睡眠。质量。

不,《敢问路在何方》的原始作曲者许景清说,这个中秋之夜,他整夜都没睡着,这是由谭维伟的演唱引起的。

中秋节聚会后,我接了很多电话,收到了许多私人信件。我无法想象《敢问路在何方》的未经授权的改编。在这个中秋之夜,我整夜保持清醒!这种未经授权的歌曲改编,扭曲了作品的初衷,即使演唱技巧出色,风格令人眼花,乱,也不尊重版权,不尊重原作者的行为。我不能接受,也不太喜欢。

老人说这是不可接受的,非常不喜欢。更重要的是,谭维伟的歌曲未经原始歌曲作者徐景清的授权改编,完全不尊重版权。

早在2016年,徐敬清就在微博上表示,如果他需要与媒体,影视公司,文化企业或音乐作品的个人,例如《西游记》进行讨论,他将与他的助手联系。

多年来,可能有很多侵权,对吧?

徐景清曾经说过,这几年,只收到一个网站的铃声费8000元和版权费2.7元。彩铃收费是徐景清《猪八戒背媳妇》的另一集。

直到韩寒用《后会无期》拍摄《女儿情》时,许景清先生才获准在过去30年中赚取大量特许权使用费:50,000元。韩寒给了10万元,另一半交给了导演杨杰。对于这笔收入,徐景清和杨洁感到非常惊讶。

版权意识逐渐浮现在许景清的心中。 (当《敢问路在何方》被授予前十首金曲时,作曲家甚至无法获得大奖,因为该作品根本不属于他自己的名字。)

因此,2016年徐静青微博音乐使用权最高[0x9a8b],不难理解,在未经授权擅自改编[0x9a8b]后,徐静青将彻夜长眠。

作为《西游记》的总音乐创作,徐静青创作了《敢问路在何方》、《西游记》、《云宫迅音》、《女儿情》等经典音乐。

这些音乐已与《西游记》融为一体,成为几代人心中不可替代的经典。未经授权的改编和表演不仅是侵权行为,也是一首好歌!

谭维维的行为是否侵权,目前还很难确定,但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即使是侵权行为,维权成本也是巨大的。最根本的是希望中国音乐人能够创作更多原创歌曲而不是销毁经典。所谓西行,西行元素就是一个噱头。这真的不是音乐家们的追求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