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群世界级战神都是青年共产党员,最小的才22岁

  原创巅峰倦客2019.7.27我要分享今天讲发生在闽西的几件事,几场战争,几个人,几段红色故事。这一切,都和毛泽东、朱德、陈毅领导的红四军有关。

  

  一是消灭郭凤鸣部,二是消灭陈国辉部,这两个都是福建的土著军阀。所谓的土著军阀,都是土匪出身,后来投靠了蒋介石,才得以洗白成为了“正规军”。第一个,先说郭凤鸣。

  史料上记载,郭凤鸣原来是一个打家劫舍的土匪头子,受北洋军阀招抚混迹旅长。一九二六年秋北伐军进入福建时,郭凤鸣眼看北洋军阀大势已去,就连忙改换旗号,投靠了国民党军。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又充当蒋介石的走狗,血腥镇压革命,被国民党委为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旅长,坐镇汀州,其统辖的三个团土匪军盘踞在长汀、连城、上杭、永定和宁化等闽西边境各县,残酷压榨闽西人民。群众长期遭受蹂躏,无不恨之入骨。

  看了史料记载,郭凤鸣这个土匪,还是有一定的政治敏感度的,非常会把握政治时机,所以,遇到北洋军阀时,能够从土匪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合法”的军阀。等到北伐刚开始,他就能嗅到北洋军阀要完蛋,就赶紧改换旗帜,摇身一变又成了革命者。等到蒋介石又要搞军阀的那一套时,他又能嗅到,赶紧成为了蒋介石的打手,并趁机发展自己的势力。

  一九二九年三月十一日夜,毛泽东、朱德领导红四军首次进入闽西地境长汀县的楼子坝。十二日,抵达长汀县西南重山环抱的小山镇四都宿营,逼近长汀县城。长汀县城是旧汀州府治所在地,是闽西边境重镇。

  盘踞汀州城的土著军阀、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旅长郭凤鸣闻讯后,命令团长卢新铭带一个补充团去堵击。

  三月十三日,红四军主动出击,在四都北面十多华里的涣溪山头,歼灭了敌人半个团,余敌纷纷溃逃回长汀县城。三月十四日清晨,红四军分左右两路向长岭寨发起总攻,红军不顾密林荆棘、悬崖陡坡,发起猛冲,抢占了长岭寨左侧山峰膝头垴、印岭,接着又迅速登上了长岭寨主峰,占据左右两侧高地,以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击溃了刚爬到半山企图与红军抢占主峰的郭凤鸣部一个营。

  郭凤鸣在梁屋头闻报长岭寨被红军抢先攻占,气急败坏,慌忙下令所属分三路反扑,并亲自指挥一机枪连督后,妄图重占长岭寨山头制高点。但是,敌人连续两次冲锋都被红军击退,遗尸累累。郭凤鸣正在收集残兵准备孤注一掷时,红军以猛虎下山之势直冲山下,横扫敌阵。郭凤鸣部随即全线崩溃,互相践踏,四散败逃。

  郭凤鸣率领旅部在乱军中夺路回窜,红军集中火力,包围歼灭了敌旅部,击毙匪首郭凤鸣。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战斗,郭凤鸣旅除留守长汀城的卢新铭团残部从河田向上杭逃窜外,其余主力全部被歼。计毙俘敌二千余人,缴获步枪约五百支,机枪四挺,迫击炮三门,炮弹百余发。当天下午,红四军押着一千多名俘虏,抬着郭凤鸣的尸体,经乌石下、麻兰岭浩浩荡荡进展汀州城。

  

  三月十五上午,在汀江畔的南寨河坝召开群众大会。会议由朱德主持,毛泽东讲话,毛泽东在会上当众宣布了军阀郭凤鸣的十大罪状。愤怒的军民将郭凤鸣的尸体绑缚在楼梯上,在汀州城示众三天。大会将郭凤鸣部的大批粮食、衣物、用具等,当场分给到会的工农、贫民。

  这一场歼灭战,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等的领导下,打的非常漂亮利索,很能显示出他们的军事才能。

  在这里,我再说几句题外话,我们看到的是红四军不顾危险抢先冲上山峰,然后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激战,前前后后也就是三个多小时,似乎几句话就说完了。

  我们常人都爬过山吧?而且,我们爬的山都是有阶梯的,同时都很好走,并不是密林荆棘,也不是悬崖陡坡,还没有追兵拿机关枪扫射。可是,我们爬一座小山就会感到气喘吁吁,更别说背点东西啥的。

  我为什么一再说红军的伟大,就光看看他们走的路,爬的山,都不是一般人能走的了的,更别说还要进行战斗。三个多小时,结束一场战斗,爬山、激战、冲锋、围歼全部敌人。所以,我们不得不佩服毛主席和朱老总的军事天才,更加佩服红军的坚韧不拔,以及他们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精神。

  

  这些话说来,就几句话,但是干起来就不容易了。希望大家在看这一段历史的时候,可以去爬一座山,体验了爬山后的辛苦后,再来感受一下红军的伟大。

  红军的伟大和幸运,是因为有了毛泽东、朱德等卓越的领导人!

  闲话休说,继续进入正题。

  一九二九年三月十一日夜,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进入长汀境内。三月十三日清晨,主动出击,歼灭了郭凤鸣部半个团。三月十四清晨,红军在长岭寨发起总攻,用了三个多小时歼灭了郭凤鸣旅部,并击毙了这个土著军阀郭凤鸣。三月十五日,红四军在汀州城开了群众大会,且把郭凤鸣尸体绑在楼梯上,示众三天。随后,成立了闽西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长汀县革命委员会。

  

  红四军在长汀期间,还做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完成了红四军组织系统的正式改编。对于这次改编,我觉得有必要提一下。因为这次改编后,更加方便了游击行动和开展群众工作,而且在其后的三克龙岩的战役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那就是直接歼灭了闽西的另一个土著军阀陈国辉部。

  红四军在长汀县的改编,是把部队由团的建制改为纵队,共编成了三个纵队,纵队以下分为支队、大队、中队、班。每纵队辖两个支队(相当营),每支队辖三个大队(相当连)。这里面的很多年轻人,后来都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元帅、将军。

  改编后的红四军,军长是朱德,党代表是毛泽东,参谋长是游瑞轩,政治部主任是谭震林。第一纵队的司令员是林彪,党代表是陈毅。第二纵队的司令员是胡少海,党代表是谭震林(兼)。第三纵队的司令员是伍中豪,党代表是罗荣桓。

  在汀州期间,开的很多会议,都是在“辛耕别墅”进行,大家以后去长汀游玩了,可以去“辛耕别墅”看一看,那里发生了很多故事,估计导游都会讲给你听。

  

  中间说这么多了,这些准备,在随后歼灭土匪头子出身的陈国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接下来,我先普及一下陈国辉的“辉煌历史”,闽西的土著军阀陈国辉盘踞在龙岩、漳平和宁洋等县。

  史料记载,陈国辉本是闽南南安、德化一带的土匪头子,北伐军入闽时,率部投靠了何应钦门下,被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独立团,陈国辉为团长。一九二七年秋,陈国辉部奉调闽西“堵剿”南昌起义军,镇压闽西工农革命军。在此期间,陈国辉趁机扩充实力,发展成了三个正规营和六个补充营,成为闽西一霸,后被福建省军务厅方声涛升编为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

  陈国辉盘踞在龙岩、漳平一带,而龙岩又是闽西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从一九二九年三月十四日歼灭郭凤鸣部,并击毙土匪头子郭凤鸣,到五月二十三日第一次攻下龙岩城,前前后后,只相隔了两个多月。第一次攻克龙岩,除了第一补充营营长彭棠率残部从东门逃往漳平永福外,龙盐城的守敌全部就歼。这一次战役,活捉了一个营长,连排长九人,士兵三百二十四人,打死敌方官兵九十多人。缴获水机关枪两挺、驳壳二十三支、步枪五百四十九支,子弹三十五担,迫击炮弹九担。其实,这场战役刚开始,红军刚开始猛攻时,龙岩城的守敌就纷纷投降了。

  第一次攻克龙岩后,红四军隔了一天,在五月二十五日,顺便又消灭了永定县的地方团匪胡道南部,并顺便攻占了永定县城。

  在红四军攻占永定,并建立永定县革命委员会的时候,当初从龙岩逃跑的彭棠残部,又窜回了龙岩城。所以,在六月三日,红四军三纵队的伍中豪、罗荣桓,以及龙岩地方武装的领导邓子恢,一起又带着队伍打了回去,结果是刚一交锋,龙岩的守敌就一溃再溃,再次弃城一逃了之。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抗日战争期间,日军渡过黄河,向国军发起了进攻一事。此时,国民党的蒋鼎文部、胡宗南部、汤恩伯部,拥兵40万不战而溃,37天丢掉了28座城。而进攻国民党军的日军有多少人呢?5万人。在这一次溃败的过程中,国民党军不光被日本鬼子追的丢盔卸甲,结果一路跑到了豫西地区,又被河南的民众缴了械。国军在老百姓的心中,形象之低下,由此可见一斑。

  关于这一段历史,蒋鼎文在《关于中原会战惨败的检讨》一文中,专门提起过:此次会战期间所意想不到之特殊现象,即豫西山地民众到处截击军队,无论枪支弹药,在所必取。虽高射炮、无线电台等亦均予截留,甚至围攻部队,枪杀我官兵,亦时有所闻······各部队于转进时,所受民众截击之损失,殆较重于作战之损失,言之殊为痛心。

  除了蒋鼎文的检讨书之外,史料上也有记载,当初国民党十三军自登封撤退,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吓得不敢挂十三军的招牌,到了一个村庄自称是八十五军,老百姓说:“不对,八五一十三,还是这帮强盗,打!”某师部驻进一个村庄,这个村的族长带领乡勇缴了他们的枪,随军逃窜的几个官太太被族长分给了几个儿子做小老婆。

  在老百姓的眼中 ,国军就是强盗。这些被分来分去的女人,就是前不久,当下某些穿着旗袍梦想回到民国当姨太太的女人们口中的姨太太。这些民国姨太太,根本不被当人看,就是有钱有势力男人的性发泄器皿,仅此而已。所以,民国女人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对比一九二九年国军陈国辉部的一战即溃逃的情况,过了十五年后,到了抗战后期的一九四四年,国军还一直传承着这“一战即溃逃”的国民党优良传统。

  第二次攻克龙岩后,六月三日当天,就成立了闽西的第三个县红色政权——龙岩县革命委员会。隔了三天,六月七日,红四军在当地赤卫队的配合下,又一举攻下了上杭白砂,消灭郭凤鸣残部卢新铭团大部,缴枪三百余支,火炮两门,机枪三挺。

  与此同时,陈国辉因老巢告急,匆匆从大埔撤回闽西。红四军撤走后,陈国辉便趾高气扬地率其主力开入龙岩城,并在城里举行了“祝捷大会”,大肆吹嘘“陈国辉班师进剿”。其实,这真是应了一句老话,装逼死得快,瞎嘚瑟个啥啊。

  六月十九日凌晨,红四军开始了三打龙岩的总攻前准备。上午八点,便发起了总攻。当天就第三次攻下了龙岩城,歼灭了大部分的敌人,陈国辉只身化装逃回了南安老巢,重新干了土匪的旧勾当。

  红四军三战三克龙岩,共歼敌二千余人,缴获迫击炮四门,机枪十挺,步枪九百余支。至此,闽西的两个土著军阀陈国辉部、郭凤鸣部都被完全消灭。

  讲完陈国辉和郭凤鸣后,我再顺便讲一下红四军攻占上杭的事情。当时的上杭,是被郭凤鸣的残部、自任旅长的卢新铭盘踞着,因为上杭易守难攻,所以,闽西各县被红军打败的逃亡之敌和土豪劣绅,都纷纷潜躲在上杭,麇集在卢新铭的卵翼之下,以求一逞。可惜,卢新铭也是一个卵,遇见红军也没有任何卵用。

  说攻占上杭前,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上杭。书上记载,上杭城,位于汀江中游西岸,浩浩汀江从东、南、西南三面把城池围住。民间曾传有歌谣:“铜铁上杭,固若金汤,东无退路,西无战场,南有河道,北有鱼塘,嘱咐子孙,莫打上杭。”这首民谣,是历史上无数次农民军攻打上杭失败的总结。

  这一天,是歼灭陈国辉部三个月后,也就是一九二九年的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两点,红四军发起攻占上杭城的总攻,这一场战役,在拂晓前便已完成。红四军占领了全城,除了卢新铭只身潜逃之外,一千多守敌全部歼灭,缴枪一千余支。红军一举攻占了上杭城,打破了汀江天险的神话。

  

  至此,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等的领导下,经首战长岭寨,三打龙岩城,攻占铁上杭,先后消灭了统治闽西的土著军阀郭凤鸣、陈国辉、卢新铭和豪绅地主武装,解放了汀江以东、漳平以西、连城以南、平和以北的闽西广大地区,创造了工农武装割据的赤色区域。于是,以龙岩、永定、上杭为中心的闽西革命根据地便建立起来了。

  当年的秋天,毛泽东有感于闽西工农武装割据的一片大好形势,写下了《清平乐·蒋桂战争》: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

  这一年,毛泽东36岁,朱德43岁,陈毅28岁,林彪22岁,罗荣桓27岁,谭震林27岁,他们这些人的平均年龄30岁。就算按现在青年人的年龄标准,他们都还是青年人呢,包括朱老总。这一群年轻人,都是元帅级的战神,在全世界的军人中都享有超高的声誉。

  写到这里,我的心中唯有敬意!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今天讲发生在闽西的几件事,几场战争,几个人,几段红色故事。这一切,都和毛泽东、朱德、陈毅领导的红四军有关。

  

  一是消灭郭凤鸣部,二是消灭陈国辉部,这两个都是福建的土著军阀。所谓的土著军阀,都是土匪出身,后来投靠了蒋介石,才得以洗白成为了“正规军”。第一个,先说郭凤鸣。

  史料上记载,郭凤鸣原来是一个打家劫舍的土匪头子,受北洋军阀招抚混迹旅长。一九二六年秋北伐军进入福建时,郭凤鸣眼看北洋军阀大势已去,就连忙改换旗号,投靠了国民党军。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又充当蒋介石的走狗,血腥镇压革命,被国民党委为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旅长,坐镇汀州,其统辖的三个团土匪军盘踞在长汀、连城、上杭、永定和宁化等闽西边境各县,残酷压榨闽西人民。群众长期遭受蹂躏,无不恨之入骨。

  看了史料记载,郭凤鸣这个土匪,还是有一定的政治敏感度的,非常会把握政治时机,所以,遇到北洋军阀时,能够从土匪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合法”的军阀。等到北伐刚开始,他就能嗅到北洋军阀要完蛋,就赶紧改换旗帜,摇身一变又成了革命者。等到蒋介石又要搞军阀的那一套时,他又能嗅到,赶紧成为了蒋介石的打手,并趁机发展自己的势力。

  一九二九年三月十一日夜,毛泽东、朱德领导红四军首次进入闽西地境长汀县的楼子坝。十二日,抵达长汀县西南重山环抱的小山镇四都宿营,逼近长汀县城。长汀县城是旧汀州府治所在地,是闽西边境重镇。

  盘踞汀州城的土著军阀、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旅长郭凤鸣闻讯后,命令团长卢新铭带一个补充团去堵击。

  三月十三日,红四军主动出击,在四都北面十多华里的涣溪山头,歼灭了敌人半个团,余敌纷纷溃逃回长汀县城。三月十四日清晨,红四军分左右两路向长岭寨发起总攻,红军不顾密林荆棘、悬崖陡坡,发起猛冲,抢占了长岭寨左侧山峰膝头垴、印岭,接着又迅速登上了长岭寨主峰,占据左右两侧高地,以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击溃了刚爬到半山企图与红军抢占主峰的郭凤鸣部一个营。

  郭凤鸣在梁屋头闻报长岭寨被红军抢先攻占,气急败坏,慌忙下令所属分三路反扑,并亲自指挥一机枪连督后,妄图重占长岭寨山头制高点。但是,敌人连续两次冲锋都被红军击退,遗尸累累。郭凤鸣正在收集残兵准备孤注一掷时,红军以猛虎下山之势直冲山下,横扫敌阵。郭凤鸣部随即全线崩溃,互相践踏,四散败逃。

  郭凤鸣率领旅部在乱军中夺路回窜,红军集中火力,包围歼灭了敌旅部,击毙匪首郭凤鸣。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战斗,郭凤鸣旅除留守长汀城的卢新铭团残部从河田向上杭逃窜外,其余主力全部被歼。计毙俘敌二千余人,缴获步枪约五百支,机枪四挺,迫击炮三门,炮弹百余发。当天下午,红四军押着一千多名俘虏,抬着郭凤鸣的尸体,经乌石下、麻兰岭浩浩荡荡进展汀州城。

  

  三月十五上午,在汀江畔的南寨河坝召开群众大会。会议由朱德主持,毛泽东讲话,毛泽东在会上当众宣布了军阀郭凤鸣的十大罪状。愤怒的军民将郭凤鸣的尸体绑缚在楼梯上,在汀州城示众三天。大会将郭凤鸣部的大批粮食、衣物、用具等,当场分给到会的工农、贫民。

  这一场歼灭战,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等的领导下,打的非常漂亮利索,很能显示出他们的军事才能。

  在这里,我再说几句题外话,我们看到的是红四军不顾危险抢先冲上山峰,然后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激战,前前后后也就是三个多小时,似乎几句话就说完了。

  我们常人都爬过山吧?而且,我们爬的山都是有阶梯的,同时都很好走,并不是密林荆棘,也不是悬崖陡坡,还没有追兵拿机关枪扫射。可是,我们爬一座小山就会感到气喘吁吁,更别说背点东西啥的。

  我为什么一再说红军的伟大,就光看看他们走的路,爬的山,都不是一般人能走的了的,更别说还要进行战斗。三个多小时,结束一场战斗,爬山、激战、冲锋、围歼全部敌人。所以,我们不得不佩服毛主席和朱老总的军事天才,更加佩服红军的坚韧不拔,以及他们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精神。

  

  这些话说来,就几句话,但是干起来就不容易了。希望大家在看这一段历史的时候,可以去爬一座山,体验了爬山后的辛苦后,再来感受一下红军的伟大。

  红军的伟大和幸运,是因为有了毛泽东、朱德等卓越的领导人!

  闲话休说,继续进入正题。

  一九二九年三月十一日夜,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进入长汀境内。三月十三日清晨,主动出击,歼灭了郭凤鸣部半个团。三月十四清晨,红军在长岭寨发起总攻,用了三个多小时歼灭了郭凤鸣旅部,并击毙了这个土著军阀郭凤鸣。三月十五日,红四军在汀州城开了群众大会,且把郭凤鸣尸体绑在楼梯上,示众三天。随后,成立了闽西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长汀县革命委员会。

  

  红四军在长汀期间,还做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完成了红四军组织系统的正式改编。对于这次改编,我觉得有必要提一下。因为这次改编后,更加方便了游击行动和开展群众工作,而且在其后的三克龙岩的战役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那就是直接歼灭了闽西的另一个土著军阀陈国辉部。

  红四军在长汀县的改编,是把部队由团的建制改为纵队,共编成了三个纵队,纵队以下分为支队、大队、中队、班。每纵队辖两个支队(相当营),每支队辖三个大队(相当连)。这里面的很多年轻人,后来都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元帅、将军。

  改编后的红四军,军长是朱德,党代表是毛泽东,参谋长是游瑞轩,政治部主任是谭震林。第一纵队的司令员是林彪,党代表是陈毅。第二纵队的司令员是胡少海,党代表是谭震林(兼)。第三纵队的司令员是伍中豪,党代表是罗荣桓。

  在汀州期间,开的很多会议,都是在“辛耕别墅”进行,大家以后去长汀游玩了,可以去“辛耕别墅”看一看,那里发生了很多故事,估计导游都会讲给你听。

  

  中间说这么多了,这些准备,在随后歼灭土匪头子出身的陈国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接下来,我先普及一下陈国辉的“辉煌历史”,闽西的土著军阀陈国辉盘踞在龙岩、漳平和宁洋等县。

  史料记载,陈国辉本是闽南南安、德化一带的土匪头子,北伐军入闽时,率部投靠了何应钦门下,被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独立团,陈国辉为团长。一九二七年秋,陈国辉部奉调闽西“堵剿”南昌起义军,镇压闽西工农革命军。在此期间,陈国辉趁机扩充实力,发展成了三个正规营和六个补充营,成为闽西一霸,后被福建省军务厅方声涛升编为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

  陈国辉盘踞在龙岩、漳平一带,而龙岩又是闽西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从一九二九年三月十四日歼灭郭凤鸣部,并击毙土匪头子郭凤鸣,到五月二十三日第一次攻下龙岩城,前前后后,只相隔了两个多月。第一次攻克龙岩,除了第一补充营营长彭棠率残部从东门逃往漳平永福外,龙盐城的守敌全部就歼。这一次战役,活捉了一个营长,连排长九人,士兵三百二十四人,打死敌方官兵九十多人。缴获水机关枪两挺、驳壳二十三支、步枪五百四十九支,子弹三十五担,迫击炮弹九担。其实,这场战役刚开始,红军刚开始猛攻时,龙岩城的守敌就纷纷投降了。

  第一次攻克龙岩后,红四军隔了一天,在五月二十五日,顺便又消灭了永定县的地方团匪胡道南部,并顺便攻占了永定县城。

  在红四军攻占永定,并建立永定县革命委员会的时候,当初从龙岩逃跑的彭棠残部,又窜回了龙岩城。所以,在六月三日,红四军三纵队的伍中豪、罗荣桓,以及龙岩地方武装的领导邓子恢,一起又带着队伍打了回去,结果是刚一交锋,龙岩的守敌就一溃再溃,再次弃城一逃了之。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抗日战争期间,日军渡过黄河,向国军发起了进攻一事。此时,国民党的蒋鼎文部、胡宗南部、汤恩伯部,拥兵40万不战而溃,37天丢掉了28座城。而进攻国民党军的日军有多少人呢?5万人。在这一次溃败的过程中,国民党军不光被日本鬼子追的丢盔卸甲,结果一路跑到了豫西地区,又被河南的民众缴了械。国军在老百姓的心中,形象之低下,由此可见一斑。

  关于这一段历史,蒋鼎文在《关于中原会战惨败的检讨》一文中,专门提起过:此次会战期间所意想不到之特殊现象,即豫西山地民众到处截击军队,无论枪支弹药,在所必取。虽高射炮、无线电台等亦均予截留,甚至围攻部队,枪杀我官兵,亦时有所闻······各部队于转进时,所受民众截击之损失,殆较重于作战之损失,言之殊为痛心。

  除了蒋鼎文的检讨书之外,史料上也有记载,当初国民党十三军自登封撤退,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吓得不敢挂十三军的招牌,到了一个村庄自称是八十五军,老百姓说:“不对,八五一十三,还是这帮强盗,打!”某师部驻进一个村庄,这个村的族长带领乡勇缴了他们的枪,随军逃窜的几个官太太被族长分给了几个儿子做小老婆。

  在老百姓的眼中 ,国军就是强盗。这些被分来分去的女人,就是前不久,当下某些穿着旗袍梦想回到民国当姨太太的女人们口中的姨太太。这些民国姨太太,根本不被当人看,就是有钱有势力男人的性发泄器皿,仅此而已。所以,民国女人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对比一九二九年国军陈国辉部的一战即溃逃的情况,过了十五年后,到了抗战后期的一九四四年,国军还一直传承着这“一战即溃逃”的国民党优良传统。

  第二次攻克龙岩后,六月三日当天,就成立了闽西的第三个县红色政权——龙岩县革命委员会。隔了三天,六月七日,红四军在当地赤卫队的配合下,又一举攻下了上杭白砂,消灭郭凤鸣残部卢新铭团大部,缴枪三百余支,火炮两门,机枪三挺。

  与此同时,陈国辉因老巢告急,匆匆从大埔撤回闽西。红四军撤走后,陈国辉便趾高气扬地率其主力开入龙岩城,并在城里举行了“祝捷大会”,大肆吹嘘“陈国辉班师进剿”。其实,这真是应了一句老话,装逼死得快,瞎嘚瑟个啥啊。

  六月十九日凌晨,红四军开始了三打龙岩的总攻前准备。上午八点,便发起了总攻。当天就第三次攻下了龙岩城,歼灭了大部分的敌人,陈国辉只身化装逃回了南安老巢,重新干了土匪的旧勾当。

  红四军三战三克龙岩,共歼敌二千余人,缴获迫击炮四门,机枪十挺,步枪九百余支。至此,闽西的两个土著军阀陈国辉部、郭凤鸣部都被完全消灭。

  讲完陈国辉和郭凤鸣后,我再顺便讲一下红四军攻占上杭的事情。当时的上杭,是被郭凤鸣的残部、自任旅长的卢新铭盘踞着,因为上杭易守难攻,所以,闽西各县被红军打败的逃亡之敌和土豪劣绅,都纷纷潜躲在上杭,麇集在卢新铭的卵翼之下,以求一逞。可惜,卢新铭也是一个卵,遇见红军也没有任何卵用。

  说攻占上杭前,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上杭。书上记载,上杭城,位于汀江中游西岸,浩浩汀江从东、南、西南三面把城池围住。民间曾传有歌谣:“铜铁上杭,固若金汤,东无退路,西无战场,南有河道,北有鱼塘,嘱咐子孙,莫打上杭。”这首民谣,是历史上无数次农民军攻打上杭失败的总结。

  这一天,是歼灭陈国辉部三个月后,也就是一九二九年的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两点,红四军发起攻占上杭城的总攻,这一场战役,在拂晓前便已完成。红四军占领了全城,除了卢新铭只身潜逃之外,一千多守敌全部歼灭,缴枪一千余支。红军一举攻占了上杭城,打破了汀江天险的神话。

  

  至此,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等的领导下,经首战长岭寨,三打龙岩城,攻占铁上杭,先后消灭了统治闽西的土著军阀郭凤鸣、陈国辉、卢新铭和豪绅地主武装,解放了汀江以东、漳平以西、连城以南、平和以北的闽西广大地区,创造了工农武装割据的赤色区域。于是,以龙岩、永定、上杭为中心的闽西革命根据地便建立起来了。

  当年的秋天,毛泽东有感于闽西工农武装割据的一片大好形势,写下了《清平乐·蒋桂战争》: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

  这一年,毛泽东36岁,朱德43岁,陈毅28岁,林彪22岁,罗荣桓27岁,谭震林27岁,他们这些人的平均年龄30岁。就算按现在青年人的年龄标准,他们都还是青年人呢,包括朱老总。这一群年轻人,都是元帅级的战神,在全世界的军人中都享有超高的声誉。

  写到这里,我的心中唯有敬意!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