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根据老师给的提示,想到一个不敢相信的可能

  小说:少年根据老师给的提示,想到一个不敢相信的可能

  是的,在何常亮看来苏家哪怕是建国家族,但罗塞徳王国也不过是个小国家,那苏家当然也是小家族。

  且不说何常亮这边的情况,回到苏银辉身上。

  苏银辉回去的路上脑海始终徘徊这何常亮的那句“你回去仔细回想下家族决定送你来学院那段时间,家族都有发生什么事。”

  “都有发生什么事呢?好像也只有三长老提议将我逐出家族这件事啊。难道说.....”苏银辉突然想到那天父亲对自己说过二长老和三长老把自己逐出家族有他们的用意,再加上父亲那天奇怪的遗憾神情。

  苏银辉想到一种可能,难道三长老要将我逐出家族是和父亲商量过的?而父亲那天的据理力争只是在演戏?

  可是父亲为什么会同意将我逐出家族?

  只从苏银辉记事起就没了母亲,听父亲说是在自己两岁那年,夫妻二人一起参加王国的猎魔队,结果惨遭埋伏,而王国的其他小队也迟迟不见支援。

  最后母亲使用秘技燃烧生命,才让二人成功逃出包围,但逃回城镇的途中母亲就因为生命耗尽而死去。

  而父亲也在这次包围中身受重伤,回到家族后落得不能在修炼的创伤。起初父亲也很不甘,很多次都想要去报仇,但都被家族长老拦下。

  要知道那时候苏翔文才三十岁不到,就已经有化形期的修为。不但被家族视为下一任家主,更是有机会带领家族夺得王位,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虽然从魔族的包围中逃出,但他所有的未来都被绞杀的干干净净。

  不对,还有苏银辉。这也是最后苏翔文没有再提报仇的事的原因,因为苏银辉学会说话的第一句话“妈妈”。

  也正是这句话让苏翔文恢复了理智,妻子已经死了,不能让孩子也没了父亲。

  没了妻子,不能修炼的苏翔文这八年可谓把所有的精力、关注、爱都给了苏银辉,所以苏银辉坚信父亲不会为了利益什么而同意把自己逐出家族,就算一定要把自己逐出家族,那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保护自己!”苏银辉脑海中骤然一道灵光闪过。

  是了,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要演戏,是怕被人察觉到。

  但是是怕被谁察觉到呢?自己现在没被逐出家族,是父亲的计划已经被察觉到了?

  灵光闪过后,苏银辉感觉脑子又冒出无数个疑问,然后不断的拉扯可能和这件事有联系的线索。

  突然,苏银辉想到一个让人心惊的可能!

  “不可能!”苏银辉晃了晃脑袋,企图把自己想到的可能甩出脑外。

  “再过段时间这学期的修行就结束了,回家族后询问下父亲。”最终苏银辉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推测。

  ......

  回到宿舍见蓝月凡不在,苏银辉没有进去,直接关门朝演武楼走去。

  蓝月凡这段时间没事做就去参加比斗,而且邀战的都是修为比他高的武学院的学生,想要靠战斗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不过始终输多赢少,好几次都被揍的一脸青肿回到宿舍。

  等苏银辉到了演武楼,不见比斗台上有蓝月凡的身影,于是就上了二楼三人经常观看比斗的位置,果然见蓝月凡一脸青肿的坐那休息。

  苏银辉走上前去,“月心呢?又去给你买药材去了?”

  “嗯,刚才那孙子太狠了,就因为我设置的赌注是一积分,跟发情的魔兽一样,追着我揍,我看情况不对,都投降了,还是一拳往我英俊的脸上来。就这!”蓝月凡见来人是苏银辉,不满的抱怨着刚才的对手。

  说来也逗,比斗一直输让蓝月卡学院卡上的积分也几乎见底,所以最近几天蓝月凡干脆每次比斗只设置一积分的赌注,苏银辉都给他有说过,赌注的多少决定打输后挨揍的轻重,他依然要参加比斗。

  “是哪一个?”苏银辉问到。

  虽然是蓝月凡不听劝,但毕竟自己的兄弟被揍,苏银辉还是准备也邀战一下蓝月凡刚才的对手。

  打赢了,帮蓝月凡报仇了,打输了......

  那兄弟两有苦一起吃呗。

  “已经跑了,估计是你上次那个魔法九重奏,在武修院那边传开了,这孙子今天揍完我就直接跑了。”

  之前苏银辉也邀战过蓝月凡的对手,而那个武修见是个法修,和自己修为也一样,就同意了。

  结果苏银辉上来各种移动BUFF加满,然后就拉扯着距离风筝自己,一个失误被苏银辉用控制魔法控制住,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各系魔法。

  等武修被魔法砸的身上这一块火烧过的痕迹,那一块冰冻过的痕迹时,苏银辉还上来朝武修脸上揍了几拳,武修想还手,苏银辉又拉开距离重复刚才的剧情。

  最后武修不知道是体力耗尽还是被魔法攻击次数过多的原因,直接晕倒在比斗台上。

  “对了,那家伙跑之前留了一句话。”

  “什么话?”

  “让我转告你,别嚣张。期末考核的时候有你好看!”

  “然后呢?”

  “嗯???你不生气?”蓝月凡纳闷。

  “生气什么?”苏银辉反问。

  “都这么挑衅你了,不放个狠话?”蓝月凡引导着。

  “放狠话给谁听?你吗?再说了,这种事情放狠话有什么用,要靠实力说话才行。”

  “额......貌似言之有理。”

  二人正聊着天,蓝月心也用积分买好药材,回到蓝月凡身边。见苏银辉也在,打着招呼。

  “银辉哥哥!”

  “嗯。”苏银辉应声,然后数落蓝月凡,“次次你比斗还要用月心的学院卡消费。”

  蓝月凡嘿嘿一下,也不反驳,蓝月心倒是说了句没关系。

  上前扶起蓝月凡,蓝月心拿着药材跟在身侧,三人准备打道回府。

  路上蓝月凡贱兮兮的询问苏银辉:“我听到一个消息,想不想听。”

  “不想!”苏银辉干脆利落。

  “和你思晴姐有关哦~”蓝月凡做了一个自认为“我不信你不想”的表情,如果不是被脸上那青一块肿一块的盖住,苏银辉说不定还真能看出这个表情。

  “那你说。”结果苏银辉还真的想。

  “哎呦~腿疼,刚被那孙子踢到腿关节,这会腿好疼~”蓝月凡一捂腿关节,就叫唤起来。

  苏银辉见势无奈,只好蹲下身,背起蓝月凡。

  “嘻嘻~”蓝月心见状捂嘴偷笑起来。

  “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