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三门峡旅游,偶遇灵山寺和娘娘庙,经探究:传说原来是真事儿

  2019-08-12 20:24:10 七爷说

  作为一名旅游爱好者,探古寻幽,永远在路上。这次去寻访位于三门峡市区湖滨区会兴镇上村岭的灵山寺和娘娘庙,让我们大开眼界。

  

  据史料记载,上村原名灵山镇,灵山寺因此而得名。近日,我们来到黄之滨的上村东北部的二郎庙,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伫立在庙院北侧,大殿正门上悬挂着一块牌上书“二郎庙”三个大字的牌匾。今年72岁的上村村民刘守谦在这里义务看护二郎庙已有几十个年头了。

  

  “我们老哥儿几个都是在上村长大的,看着二郎庙(又名灵山寺)和娘娘庙长大的,真不敢想象,如果哪天没了这两处古迹,我们可如何向子孙讲述上村的历史?”

  

  据他介绍,二郎庙的“二郎”所指的是谁,如今已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庙宇历经朝代变迁,曾多次被损毁,后又经人多次修缮,才保存至今。由于年代久远,该庙始建时间目前难以考证。在刘守谦的指引下,我们一行9人在庙内看到一块深嵌于墙内的石碑,从碑文中可以看出,该碑立于清代咸丰八年。“但二郎庙始建的时间,应该比这个时间早很多。”刘守谦说。

  

  据了解,目前,二郎庙已是三门峡市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经常来这里旅游进香的人车水马龙。

  

  现在,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二郎庙就会举办一次大型庙会。

  在当地人心目中,不仅是二郎庙,村中古老的娘娘庙、上村族系碑和流传数百年的刘娘娘传说,都让他们引以自豪。据史书记载与调查考证,上村刘娘娘确有其人,她是400多年前明朝第13位皇帝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的妃子刘昭妃,史书明确记载:刘昭妃娘家是“河南府陕州上村镇”,后世为了纪念从上村走出的刘娘娘,便修建了娘娘庙。

  

  我们站在一片空旷的田野上,对娘娘庙进行了审视:它是一幢老式砖瓦结构建筑,占地面积不大,距离刘娘娘入宫前的旧住处很近。在娘娘庙大门外,还一块嵌于墙内的石碑,石碑为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所立,碑文记载着庙宇由7名山西籍官员、信士施银12两重修,碑文中依稀可见“保雨顺风调”的字样。

  

  上村村民刘国升对该村历史颇为熟悉,近年更是致力于保护上村历史文化古迹,在他看来,娘娘庙是上村的一张文化名片,更是该村历史文化传承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

  

  “由于年代久远,娘娘庙始建于何年,谁也说不清了。”刘国升说。

  在上村的东北方向的三门峡虢国博物馆西侧,现保存有3幢明代古碑:一幢为1582年所立,上面镌刻着皇帝《制诰》内容;另一幢是1590年所立,碑文内容是刘娘娘父亲刘应节为她父亲刘钿所立的“皇明戚里明威将军刘公神道碑”;还有一幢立于1597年,是三位做官的陕州人为刘娘娘的祖父所立的《大明诰赠锦衣卫指挥佥事刘太公墓表》碑。

  

  目前,这三幢古碑上刻的字大多还清晰可辨,为研究刘娘娘的身世提供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回味,我们感到二郎庙和娘娘庙承载的历史文化,既有历史价值,也有文化价值。

  

  在寻访的过程中,上村很多老人都能兴致勃勃地讲述关于刘娘娘的各种传说,有关于刘娘娘出嫁路上因各种巧合,使得沿路“因其得名的传说;也有口口相传的“生在凤凰台,长在卧龙岗……”的民谣。提起刘娘娘,上村人似乎都有说不完的动人故事。

  作为一名旅游爱好者,探古寻幽,永远在路上。这次去寻访位于三门峡市区湖滨区会兴镇上村岭的灵山寺和娘娘庙,让我们大开眼界。

  

  据史料记载,上村原名灵山镇,灵山寺因此而得名。近日,我们来到黄之滨的上村东北部的二郎庙,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伫立在庙院北侧,大殿正门上悬挂着一块牌上书“二郎庙”三个大字的牌匾。今年72岁的上村村民刘守谦在这里义务看护二郎庙已有几十个年头了。

  

  “我们老哥儿几个都是在上村长大的,看着二郎庙(又名灵山寺)和娘娘庙长大的,真不敢想象,如果哪天没了这两处古迹,我们可如何向子孙讲述上村的历史?”

  

  据他介绍,二郎庙的“二郎”所指的是谁,如今已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庙宇历经朝代变迁,曾多次被损毁,后又经人多次修缮,才保存至今。由于年代久远,该庙始建时间目前难以考证。在刘守谦的指引下,我们一行9人在庙内看到一块深嵌于墙内的石碑,从碑文中可以看出,该碑立于清代咸丰八年。“但二郎庙始建的时间,应该比这个时间早很多。”刘守谦说。

  

  据了解,目前,二郎庙已是三门峡市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经常来这里旅游进香的人车水马龙。

  

  现在,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二郎庙就会举办一次大型庙会。

  在当地人心目中,不仅是二郎庙,村中古老的娘娘庙、上村族系碑和流传数百年的刘娘娘传说,都让他们引以自豪。据史书记载与调查考证,上村刘娘娘确有其人,她是400多年前明朝第13位皇帝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的妃子刘昭妃,史书明确记载:刘昭妃娘家是“河南府陕州上村镇”,后世为了纪念从上村走出的刘娘娘,便修建了娘娘庙。

  

  我们站在一片空旷的田野上,对娘娘庙进行了审视:它是一幢老式砖瓦结构建筑,占地面积不大,距离刘娘娘入宫前的旧住处很近。在娘娘庙大门外,还一块嵌于墙内的石碑,石碑为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所立,碑文记载着庙宇由7名山西籍官员、信士施银12两重修,碑文中依稀可见“保雨顺风调”的字样。

  

  上村村民刘国升对该村历史颇为熟悉,近年更是致力于保护上村历史文化古迹,在他看来,娘娘庙是上村的一张文化名片,更是该村历史文化传承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

  

  “由于年代久远,娘娘庙始建于何年,谁也说不清了。”刘国升说。

  在上村的东北方向的三门峡虢国博物馆西侧,现保存有3幢明代古碑:一幢为1582年所立,上面镌刻着皇帝《制诰》内容;另一幢是1590年所立,碑文内容是刘娘娘父亲刘应节为她父亲刘钿所立的“皇明戚里明威将军刘公神道碑”;还有一幢立于1597年,是三位做官的陕州人为刘娘娘的祖父所立的《大明诰赠锦衣卫指挥佥事刘太公墓表》碑。

  

  目前,这三幢古碑上刻的字大多还清晰可辨,为研究刘娘娘的身世提供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回味,我们感到二郎庙和娘娘庙承载的历史文化,既有历史价值,也有文化价值。

  

  在寻访的过程中,上村很多老人都能兴致勃勃地讲述关于刘娘娘的各种传说,有关于刘娘娘出嫁路上因各种巧合,使得沿路“因其得名的传说;也有口口相传的“生在凤凰台,长在卧龙岗……”的民谣。提起刘娘娘,上村人似乎都有说不完的动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