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为了避免对方瞎说大话她把人拽到偏僻角落降低存在感

  小说:为了避免对方瞎说大话,她把人拽到偏僻角落,降低存在感

  杨忠宝的话让我吃了一惊。

  “不到十五年不能砍?”

  这后面究竟隐藏着什么?

  “这话是你父亲听什么人说的?”

  这其中的事儿不会简单。

  “我也不知道,他说只要这两棵树不砍,我家必然发财!”

  而如今,说这话的人,已经惨死,活着的人却依旧深信不疑。

  能给杨忠宝的老父亲说出这种话的人,并且让杨忠宝的父亲深信不疑的人,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我没有再问,杨忠宝一家的运势,晚上我就能知道。

  下葬的时候,用来祭祀的公鸡,拿回家来煮熟之后,鸡头得由我来吃。

  准确的说,不是吃鸡头,而是看鸡头。

  在农村又叫观鸡首,或者瞧鸡头。

  这是一门相当神奇的秘术,叫做点神。

  只要是用来烧纸祭祀过的大公鸡,主人家中过去经历了什么,未来会发生什么,财运如何,身体状况,家庭是否和睦都能够在这鸡头上表现出来。

  剥鸡头也是讲究的。

  鸡头立在碗中,先由鸡的嘴巴开始,左右手分别抓住鸡嘴的上下喙用力往下一拉,下面的喙就被扯开了。

软骨。

  这软骨的颜色、长相就能够看出很多的东西来。

  看鸡头是门学问。

  看出好兆头来,自然就可以当着众人说出来。

  但是要看出不好的预示,尤其是家庭不和之类的状况,那就将鸡头放下,拍手三下,不说话。

  这样一来,在场的众人就知道有状况,就不会问。然后开始吃饭,饭后主人家给高功上茶,没人的时候才开始问。

  围着高功坐在一起吃饭的,自然都是本家辈分较高,村中德高万众的老人。

  以前是爷爷,爷爷的年纪和身份是符合这一桌的要求的,但现在换了是我,我这年纪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简短截说,这鸡头便被主人家放在了我的碗中。

  鸡头一现身,围在一桌吃饭的,吹牛谈天的人就都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停下来了筷子,也不说话,眼睛都盯着我看。

  要看我的观鸡首的手法。

  这些人不会观鸡首,但是剥鸡头的手法,他们是见了不少。

  在这种场合我是从来没有剥过鸡头,但是这剥鸡头的手法和禁忌爷爷却给我说了无数遍,就剩我们爷孙两个的时候,爷爷也让我试验过好几遍。

  剥鸡头讲究手法精准,干净利落。

  手法若不精准,手指不对,破坏了点神的软骨,这鸡头就等于废了,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我一起手,精准而又利落,瞬间便将点神软骨给剥了出来。

  这手法一露,旁边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顿时点了点头。

  我将点神软骨往上一举,先看颜色,再看形状。

  见得当真软骨颜色鲜红,柔软绵长且往里聚拢,顿时吃了一惊。

  我吃惊不是因为这软骨出现异端,而是恰恰相反。

  点神软骨鲜红绵长,这是一贯长虹,财源滚滚之势。

  这点神与杨忠宝在坟山所说的“必发”形成了印证。

  “杨忠宝父亲栽招阴槐树的话得到了点神软骨的印证!”

  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我将心中的疑惑都牢牢的记在心里,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只要回到家中,将这些疑惑全部告诉爷爷,以爷爷的阅历一定能够给我答案的。

  “好兆头!财源滚滚来!”

  看到了好现象就可以坦白的,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了。

  听我这么一说,众人开始吃菜了。

  我接着往下看,鸡眼皮和鸡额头则是显示灾难的地方。

  鸡眼皮没有问题,鸡额头往前的地方有黑点。

  “前面好几年,约莫十年左右!家中出现过一次大难!”

  我接着说,过去的事哪怕是不好的事也可以说出来。

  杨忠宝点点头,“那一年,我的父亲就差点回不来了!”

  气氛变得压抑了起来。

  “亡者入土安息,生者油盐继续!”

  看着杨忠宝伤心,我的安慰他。

  饭吃毕,我就得走了,心中有一大堆的问题等着回去找爷爷问个清楚。

  烟酒糖茶,按照礼数,我提着出了杨忠宝家门。

  为了表达对我的感谢,杨忠宝多送了十个土鸡蛋。

  一路不耽误回到了家中。

  “爷爷,我回来了……”推开了院子门,大声的喊着,虽然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毕竟第一次守灵就成功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喊了一声,屋子里没人答应。时间很早,太阳离西边山头还有一段距离。

  “爷爷,我跟你说这三天可累死我了……”

  我正说着,屋子里突然走出来了一个年级和我差不多的少女来。

  少女穿一身雪白色的长衫,模样清冷。

  我愣了愣,使劲眨了眨眼,确认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没错啊!是在我的家院子中!”

  见得这少女,我以为是进错了门。

  “是朝阳回来了么?”

  屋子里面又传出来了一个老婆婆的声音。

  “我,我,是我!”

  十来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只有我和爷爷居住的院子,怎么突然来了陌生人。

  “进来!”老婆婆的声音很低,嗓子嘶哑。

  我愣了愣,大步往里屋走。

  走道门口,我顿时愣住了。

  光线灰暗的里屋放着一口黑漆红木的棺材。

  棺材没有上盖,前面点着引灵灯。

  “谁,谁死了……”

  我颤抖着嘴唇问道,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棺木的旁边坐着一个用黑布蒙着头的老婆婆。

  “还能有谁!你爷爷!”

  刹那之间,如同一颗惊雷在我的头顶之上炸开了一样。

  “啪……”手里提着的土鸡蛋,一下子落在了地上。

  我发疯一般的冲到了棺木前,看着棺木里面安详躺着的爷爷。

  “爷爷,爷爷……”我用力的摇动着爷爷,但爷爷的身体已经冰冷,而且僵硬了。

  爷爷死了,爷爷怎么会死了?

  我的脑海一阵轰鸣。

  我趴在棺材上面失声痛哭,拼命捶打的棺材。

  最后是那个清冷的少女和老婆婆一起将我拉开的。

  “三个月前,你爷爷便已经算出自己的寿元已尽了!”

  老婆婆叹了口气说道。

  “三个月?三个月?”我的脑海一阵轰鸣。难怪这三个月来,爷爷不断的给我交代一些重要的事情。

  “这里有张你爷爷的遗嘱!”

,上面确实是爷爷的字迹:

  “爷爷的本事,你基本都学会了,缺的只是经验!鬼推磨秘术,你每晚都要演练,能不能活过十八岁,还得看鬼推磨。爷爷一生许了三个诺言,如果有人拿着沾了鲜血的黄符来找你,希望你可以代替爷爷完成诺言;当心沧阳高氏、程海龙氏还有下川的唐氏!切记,切记,莫要悲伤,遇到无法处理的问题可找彭婆!”

的文字,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坐在屋子里的老婆婆就是彭婆,那个高冷的少女是彭婆的徒弟叫关灵。

  得知爷爷的死讯,我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好像活在了梦中一般。

  是彭婆找来了人给爷爷下葬,仪式极其的简单,井的位子是爷爷事先选好,并亲自挖好。

  爷爷确实很早都已经知道自己的死期了,他已经准备了一切。

  这三个月来,爷爷几乎不出去应违。杨忠宝家的事儿,爷爷是故意让我去的。

  我猜爷爷是想支开我,不想让我太难过。

  爷爷的苦心我懂,但是正因为如此,我的心中更难过。

  彭婆住了七天才走,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地址,叫我有什么事都可以到翠湖边上找她。

  彭婆走过,一个莫大的院子就变得空落落的,看到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我都能够想起爷爷来。

  一想起爷爷,我的眼泪便发疯一般的往下掉。

  夜里,我来到了爷爷的屋子,石磨安静的放在那里。

  鬼推磨的秘术不能间断。这是爷爷临终的遗言。

  我将两盏青铜灯点燃,然后开始上香,烧黄纸,念咒,我已经能够催动鬼推磨的秘法了。

  青铜鼎香炉下面压着一个一百二十年以前的八字。

  看到这个八字的瞬间,我立即就吃了一惊。

  这个八字和我的八字竟然是一模一样。只不过足足早了我一百二十年。

  天呐,这个八字,和我的八字怎么会一模一样……

  我转身看着已经动了起来的石磨,我能够感受到那一股阴冷的气息在我身体的四周游走着。

  我能不能活过十八岁就得看这鬼推磨……

  而鬼推磨的上面压着的竟然是我的八字,或者是一百二十年前我的八字……

  这其中莫非有什么联系?

  我躺在爷爷的床上,困惑了一夜,直到天明才迷迷糊糊地的睡着。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简单吃了一点,我拎着油瓶子去打油。

  点灯用的油,每晚都得点两盏引灵灯,灯要亮一个通宵。

  打油的地方叫麦场村,距离我家有四里多路,我拎着油瓶慢慢吞吞的走着。

  由于心理有事,又沉浸在爷爷离去的悲伤里,整个人都有点魂不守舍。

  不曾想迎面竟然装撞到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