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废都》第二十一章

  前一章说西京的废是新派势力落败的废,这一章便开始站队,人大主任贬损市政府作风散漫,市政府提出改良作风。而庄之蝶为了方便和唐婉儿幽会,莫名其妙的站了市长的队。

  从整部作品来看,市长作为一个外来户,虽有岳父泰山这个依托,也为西京做了一些事,然强龙不压地头蛇,市长想要一改西京往日的暮气沉沉又谈何容易?!

  政治斗争是个长远的过程,暂且不表。这一章开始,唐婉儿和庄之蝶各有一大段表述心迹的话,有人说这是水性女子和风流文人的逢场作戏,我以为这是两人萍水相逢后的心灵契合。此处摘录了庄之蝶的几句话加以分析:

  苦苦巴巴奋斗得出人头地了,谁知道现在却活得这么不轻松!我常常想,这么大个西京城,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里的什么真正是属于我的?只有庄之蝶这三个字吧。可名字是我的,用的最多的却是别人!

  人为财死,为名为利都是人之常情。当我们一无所有时总羡慕别人如何风光,当我们真正走到了那一步,却发现风光是给别人看的,自己拥有的只是一片狼藉。为了风光,他必须迎合大众的口味,而大众的口味又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说:

  我清楚我是成了名并没有成功的,我要写我满意的文章,但我一时又写不出来,所以我感到羞愧,羞愧了别人还以为我在谦虚。我谦虚什么呀?这种痛苦在折磨着我,可这种痛苦又能去对谁说,说了又有谁能理解呢?

  这样的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说的,就像某个首富说他对钱不感兴趣一样,因为他登上了山,看见了更高的山,但要看见更高的烧,首先必须登上眼前的山,否则那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孔子说:唯仁者能爱人。只有不缺少仁爱的人才有资格对别人仁爱。所以,成了名的庄之蝶是苦恼的,但这种苦恼却无处诉说,所以,大凡出轨首先是精神出轨。说的高级一点:三观不合。

  下面一段历来被看做逢场作戏最好的托辞:

  我是想到了我们结婚的事,甚至设想到过结婚后的情景。可现实怎样呢?我虽然恨我为声名所累,却又不得不考虑到声名。如果立即提出离婚,社会必然要掀起轩然大波,领导怎么看?亲戚朋友怎么看?牛月清又会怎样?这就不可能像—般人那样十天八天一月两月叫事情过去……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庄之蝶敷衍玩弄唐婉儿的说辞。事实是庄之蝶确如唐婉儿所说,他不是自己的庄之蝶,而是社会的庄之蝶。他必须考虑名声,没有名声,唐婉儿可能会和李之蝶,也可能和孟之蝶……但是为了名声,他又不得不维护好家庭,这是庄之蝶的两难,也是很多人的两难。

  都说社会充满诱惑,但诱惑也分人,你有没有资格被诱惑,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唐婉儿对庄之蝶未必真爱,但庄之蝶对唐婉儿一定真爱,只是这爱不包括婚姻。他担心的不光是名声,还有唐婉儿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牛月清!

  

  小麦86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2

  字数 1075

  前一章说西京的废是新派势力落败的废,这一章便开始站队,人大主任贬损市政府作风散漫,市政府提出改良作风。而庄之蝶为了方便和唐婉儿幽会,莫名其妙的站了市长的队。

  从整部作品来看,市长作为一个外来户,虽有岳父泰山这个依托,也为西京做了一些事,然强龙不压地头蛇,市长想要一改西京往日的暮气沉沉又谈何容易?!

  政治斗争是个长远的过程,暂且不表。这一章开始,唐婉儿和庄之蝶各有一大段表述心迹的话,有人说这是水性女子和风流文人的逢场作戏,我以为这是两人萍水相逢后的心灵契合。此处摘录了庄之蝶的几句话加以分析:

  苦苦巴巴奋斗得出人头地了,谁知道现在却活得这么不轻松!我常常想,这么大个西京城,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里的什么真正是属于我的?只有庄之蝶这三个字吧。可名字是我的,用的最多的却是别人!

  人为财死,为名为利都是人之常情。当我们一无所有时总羡慕别人如何风光,当我们真正走到了那一步,却发现风光是给别人看的,自己拥有的只是一片狼藉。为了风光,他必须迎合大众的口味,而大众的口味又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说:

  我清楚我是成了名并没有成功的,我要写我满意的文章,但我一时又写不出来,所以我感到羞愧,羞愧了别人还以为我在谦虚。我谦虚什么呀?这种痛苦在折磨着我,可这种痛苦又能去对谁说,说了又有谁能理解呢?

  这样的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说的,就像某个首富说他对钱不感兴趣一样,因为他登上了山,看见了更高的山,但要看见更高的烧,首先必须登上眼前的山,否则那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孔子说:唯仁者能爱人。只有不缺少仁爱的人才有资格对别人仁爱。所以,成了名的庄之蝶是苦恼的,但这种苦恼却无处诉说,所以,大凡出轨首先是精神出轨。说的高级一点:三观不合。

  下面一段历来被看做逢场作戏最好的托辞:

  我是想到了我们结婚的事,甚至设想到过结婚后的情景。可现实怎样呢?我虽然恨我为声名所累,却又不得不考虑到声名。如果立即提出离婚,社会必然要掀起轩然大波,领导怎么看?亲戚朋友怎么看?牛月清又会怎样?这就不可能像—般人那样十天八天一月两月叫事情过去……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庄之蝶敷衍玩弄唐婉儿的说辞。事实是庄之蝶确如唐婉儿所说,他不是自己的庄之蝶,而是社会的庄之蝶。他必须考虑名声,没有名声,唐婉儿可能会和李之蝶,也可能和孟之蝶……但是为了名声,他又不得不维护好家庭,这是庄之蝶的两难,也是很多人的两难。

  都说社会充满诱惑,但诱惑也分人,你有没有资格被诱惑,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唐婉儿对庄之蝶未必真爱,但庄之蝶对唐婉儿一定真爱,只是这爱不包括婚姻。他担心的不光是名声,还有唐婉儿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牛月清!

  前一章说西京的废是新派势力落败的废,这一章便开始站队,人大主任贬损市政府作风散漫,市政府提出改良作风。而庄之蝶为了方便和唐婉儿幽会,莫名其妙的站了市长的队。

  从整部作品来看,市长作为一个外来户,虽有岳父泰山这个依托,也为西京做了一些事,然强龙不压地头蛇,市长想要一改西京往日的暮气沉沉又谈何容易?!

  政治斗争是个长远的过程,暂且不表。这一章开始,唐婉儿和庄之蝶各有一大段表述心迹的话,有人说这是水性女子和风流文人的逢场作戏,我以为这是两人萍水相逢后的心灵契合。此处摘录了庄之蝶的几句话加以分析:

  苦苦巴巴奋斗得出人头地了,谁知道现在却活得这么不轻松!我常常想,这么大个西京城,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里的什么真正是属于我的?只有庄之蝶这三个字吧。可名字是我的,用的最多的却是别人!

  人为财死,为名为利都是人之常情。当我们一无所有时总羡慕别人如何风光,当我们真正走到了那一步,却发现风光是给别人看的,自己拥有的只是一片狼藉。为了风光,他必须迎合大众的口味,而大众的口味又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说:

  我清楚我是成了名并没有成功的,我要写我满意的文章,但我一时又写不出来,所以我感到羞愧,羞愧了别人还以为我在谦虚。我谦虚什么呀?这种痛苦在折磨着我,可这种痛苦又能去对谁说,说了又有谁能理解呢?

  这样的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说的,就像某个首富说他对钱不感兴趣一样,因为他登上了山,看见了更高的山,但要看见更高的烧,首先必须登上眼前的山,否则那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孔子说:唯仁者能爱人。只有不缺少仁爱的人才有资格对别人仁爱。所以,成了名的庄之蝶是苦恼的,但这种苦恼却无处诉说,所以,大凡出轨首先是精神出轨。说的高级一点:三观不合。

  下面一段历来被看做逢场作戏最好的托辞:

  我是想到了我们结婚的事,甚至设想到过结婚后的情景。可现实怎样呢?我虽然恨我为声名所累,却又不得不考虑到声名。如果立即提出离婚,社会必然要掀起轩然大波,领导怎么看?亲戚朋友怎么看?牛月清又会怎样?这就不可能像—般人那样十天八天一月两月叫事情过去……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庄之蝶敷衍玩弄唐婉儿的说辞。事实是庄之蝶确如唐婉儿所说,他不是自己的庄之蝶,而是社会的庄之蝶。他必须考虑名声,没有名声,唐婉儿可能会和李之蝶,也可能和孟之蝶……但是为了名声,他又不得不维护好家庭,这是庄之蝶的两难,也是很多人的两难。

  都说社会充满诱惑,但诱惑也分人,你有没有资格被诱惑,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唐婉儿对庄之蝶未必真爱,但庄之蝶对唐婉儿一定真爱,只是这爱不包括婚姻。他担心的不光是名声,还有唐婉儿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牛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