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人作为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日本文化甚至女人

  原创帝国的脸谱昨天我要分享

  周作人是一个非常喜欢日本文化的人,从生活到文化,甚至到女人,周作人对日本的喜欢,决定了他以后的人生,更决定了他的人生结局。

  

  1906年,周作人随兄鲁迅(周树人)一起,从上海登上了轮船,东渡日本。对于鲁迅来说,去日本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逃避刚刚结婚的妻子朱安,既不能拂母亲的意,违背母命,自己又无法真正喜欢,那唯一的办法就是逃离。而对于不到20岁的周作人来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去日本更多的是为异域的陌生和新奇所吸引。

  到了日本之后,周作人大为开心,特别是被日本的文化和日本人所吸引,据说刚到日本的第一天夜里,周作人下榻本乡汤岛二目丁的伏见馆,在伏见馆里,看到一个15岁左右日本少女的一双赤脚后,竟然魂不守舍,一夜没睡着。

  确实,周作人非常喜欢日本人的生活,甚至在文章中嘲笑那些不习惯日本生活的中国人说:“有好些留学生过不惯日本人的生活,住在下宿里要用桌椅,有人买不起床,至于爬上壁橱去睡觉,吃的也非热饭不可,这种人常为我们所嘲笑。”

  

  周作人在日本期间,因为没有遇到公寓老板或警察的欺负而十分欣慰,因此加深了对日本的好印象。周作人与鲁迅兄弟俩租了个房子,请了个女佣,叫羽太信子,爱屋及乌,一年后,即1908年,23岁的周作人就与19岁的羽太信子结为了夫妻,证明了他对日本文化喜欢是深入骨髓的。

  当然,这也只是原因之一,真正的原因,还是周作人这个人天性多情。他还有一个习惯,喜欢把自己喜欢的女子留在笔下,留在文字里,他的文章里写过很多喜欢的女子。比如说,他12岁的时候,到杭州看望狱中的祖父,寄住地的隔壁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养女阿三,成了他对异性爱慕的第一个女孩。比如,他15岁时,遇见了同年同月生的表妹,也有好一番爱慕。他在日本寄居地见到伏见馆老板的妹妹,也顿时生出喜欢之心,而对于羽太信子,不过是众多喜欢过的女子中,最终成为了他妻子的人。

  

  周作人还在文章中说:“我自己在东京住了六年,便不曾回过一次家,我称东京为‘第二故乡’,也就是这个缘故。”周作人对日本和日本文化的喜欢,由此可见一斑。这就是一个喜欢日本到深入骨髓的周作人。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