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一审宣判“水滴筹”发起人被判全额退款

四天前,《经济日报》让我分享一个消息,即虚假捐赠和捐赠影响了互联网的个人重病救助行业,甚至引发了信贷危机。 11月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宣布了该国首例由一名网上个人重病引起的纠纷。 法院认定,筹资发起人莫言先生隐瞒了他的财产和其他社会援助,并将资金挪作他用,违反了商定的目的,构成了违约。审判命令莫言先生全额返还153,136元的集资款并支付相应的利息。

莫言先生和徐女士的儿子出生后患有一种叫做威尔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的严重疾病 2018年4月,莫言提出了利用“水滴基金”在网上筹集资金的想法,最终筹集到超过15.3万元。 莫言的儿子去世后,徐女士向水滴公司报告说,水滴公司筹集的资金基本上是无用的。 2018年9月,泪珠募集公司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莫言先生全额返还募集资金,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法院经审理发现,莫言先生为治疗子女共支付了35.5万元以上的医疗费用,其中医疗保险报销后的个人缴费超过17.7万元。 除了泪珠筹集的资金外,莫言先生实际上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渠道获得了58,849.71元,前两笔救助资金都发生在泪珠筹集资金之前,但莫言先生在筹集资金时没有披露相关信息。 当莫言先生通过互联网申请帮助时,他以自己的名义隐瞒了他的财产信息,例如车辆,并且没有以他妻子徐女士的名义提供财产信息。 莫言先生通过水滴芯片发布的家庭财产信息与他在申请其他社会救助时申报并填写的内容,以及他的妻子徐女士的证词等之间也存在许多矛盾。 为此,法院认定,尽管莫言先生儿子的病情和治疗基本属实,而且在开始筹资时确实有寻求帮助的意愿和客观必要性,但在寻求帮助时隐瞒家庭财产信息和社会援助的信息的准确性、全面性和及时性存在问题。

朝阳法院认为莫言先生和捐赠人受义务捐赠合同的约束。本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全面履行。 莫言先生隐瞒家庭财产信息和社会救助构成了普遍的事实错误。莫言先生违反约定使用募集资金属于挪用募集资金,构成违约。 根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当赞助商做出虚假、伪造、隐瞒行为,帮助者在获得补贴后放弃治疗,或者存在挪用、侵占、欺骗等行为时,水滴募集平台有权要求赞助商返还募集资金。

同时,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泪珠芯片公司未能履行严格的正式审查义务,未能妥善履行严格监督义务,审查存在缺陷。 然而,这一审查缺陷不能成为莫言先生解除违约责任的合理辩护和法律依据。 鉴于莫言先生在被催款后尚未还钱,他支持泪珠芯片有限公司依法要求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 对于收回的款项,法院指出,公司应按照《用户协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和比例原则公开、及时、准确地返还给赠与人,除非原赠与人明确同意转让给他人。

一审判决后,朝阳法院分别向民政部和水滴公司发出了司法建议。 朝阳法院王晶法院院长王敏指出,互联网对大病的个人救助在扩大社会救助范围、促进民间慈善事业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尽管个人重病求助在互联网上蓬勃发展,但相关法律规范仍然是空白色。网络平台、赞助者、筹资者和捐助者的权利、义务和责任没有明确界定。寻求帮助者的信息披露范围、标准和责任不明确,筹款的流动和使用不公开、透明和标准。 这些都给相关产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许多问题和隐患。一些欺诈性捐赠和事件甚至可能导致信用危机,直接影响现有的救援系统。

王民建议尽快完善立法,加强行业自律。建立募集资金第三方托管机制,实现自有资金和募集资金在网络平台上的单独账户管理和定期公示;建立网络平台与医疗机构之间的双向资金转移机制,实现将筹集的资金扣减到医疗机构直接结算,从而改变目前筹资者直接提现的方式,有效加强爱心筹资的监督、管理和使用,降低资金风险

为此,朝阳法院建议民政部协调和推进个人大病救助行为的立法工作,建立和完善部门规章,促进互联网个人大病救助有序发展。引导个人从互联网重大疾病服务平台寻求帮助,加入自律公约,建立自律组织,规范程序,完善管理;指导和推进网络服务平台自有资金和网络募集资金的专户管理,建立健全第三方托管机制和募集资金公示制度。

朝阳法院建议水滴金融公司等网络平台企业加大资源投入,完善审计机制,提供与援助规模相适应的审计监督力量。完善募捐发起者和求助者家庭财产披露标准、后续报销方案和捐赠退出机制,切实履行检查监督义务,保护捐赠人权益。建立与医疗机构的联动机制,实现资金双向流动,加强资金监管和使用

收集报告投诉

欺骗捐赠和欺骗捐赠影响了互联网行业的个人重病,甚至引发了信用危机。 11月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宣布了该国首例由一名网上个人重病引起的纠纷。 法院认定,筹资发起人莫言先生隐瞒了他的财产和其他社会援助,并将资金挪作他用,违反了商定的目的,构成了违约。审判命令莫言先生全额返还153,136元的集资款并支付相应的利息。

莫言先生和徐女士的儿子出生后患有一种叫做威尔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的严重疾病 2018年4月,莫言提出了利用“水滴基金”在网上筹集资金的想法,最终筹集到超过15.3万元。 莫言的儿子去世后,徐女士向水滴公司报告说,水滴公司筹集的资金基本上是无用的。 2018年9月,泪珠募集公司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莫言先生全额返还募集资金,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法院经审理发现,莫言先生为治疗子女共支付了35.5万元以上的医疗费用,其中医疗保险报销后的个人缴费超过17.7万元。 除了泪珠筹集的资金外,莫言先生实际上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渠道获得了58,849.71元,前两笔救助资金都发生在泪珠筹集资金之前,但莫言先生在筹集资金时没有披露相关信息。 当莫言先生通过互联网申请帮助时,他以自己的名义隐瞒了他的财产信息,例如车辆,并且没有以他妻子徐女士的名义提供财产信息。 莫言先生通过水滴芯片发布的家庭财产信息与他在申请其他社会救助时申报并填写的内容,以及他的妻子徐女士的证词等之间也存在许多矛盾。 为此,法院认定,尽管莫言先生儿子的病情和治疗基本属实,而且在开始筹资时确实有寻求帮助的意愿和客观必要性,但在寻求帮助时隐瞒家庭财产信息和社会援助的信息的准确性、全面性和及时性存在问题。

朝阳法院认为莫言先生和捐赠人受义务捐赠合同的约束。本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全面履行。 莫言先生隐瞒家庭财产信息和社会救助构成了普遍的事实错误。莫言先生违反约定使用募集资金属于挪用募集资金,构成违约。 根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当赞助商做出虚假、伪造、隐瞒行为,帮助者在获得补贴后放弃治疗,或者存在挪用、侵占、欺骗等行为时,水滴募集平台有权要求赞助商返还募集资金。

同时,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泪珠芯片公司未能履行严格形式审查义务,未能妥善履行严格监督义务,审查存在缺陷。 然而,这一审查缺陷不能成为莫言先生解除违约责任的合理辩护和法律依据。 鉴于莫言先生在被催款后尚未还钱,他支持泪珠芯片有限公司依法要求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 对于收回的款项,法院指出,公司应按照《用户协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和比例原则公开、及时、准确地返还给赠与人,除非原赠与人明确同意转让给他人。

一审判决后,朝阳法院分别向民政部和水滴公司发出了司法建议。 朝阳法院王晶法院院长王敏指出,互联网对大病的个人救助在扩大社会救助范围、促进民间慈善事业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尽管个人重病求助在互联网上蓬勃发展,但相关法律规范仍然是空白色。网络平台、赞助者、筹资者和捐助者的权利、义务和责任没有明确界定。寻求帮助者的信息披露范围、标准和责任不明确,筹款的流动和使用不公开、透明和标准。 这些都给相关产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许多问题和隐患。一些欺诈性捐赠和事件甚至可能导致信用危机,直接影响现有的救援系统。

王民建议尽快完善立法,加强行业自律。建立募集资金第三方托管机制,实现自有资金和募集资金在网络平台上的单独账户管理和定期公示;建立网络平台与医疗机构之间的双向资金转移机制,实现将筹集的资金扣减到医疗机构直接结算,从而改变目前筹资者直接提现的方式,有效加强爱心筹资的监督、管理和使用,降低资金风险

为此,朝阳法院建议民政部协调和推进个人大病救助行为的立法工作,建立和完善部门规章,促进互联网个人大病救助有序发展。引导个人从互联网重大疾病服务平台寻求帮助,加入自律公约,建立自律组织,规范程序,完善管理;指导和推进网络服务平台自有资金和网络募集资金的专户管理,建立健全第三方托管机制和募集资金公示制度。

朝阳法院建议水滴金融公司等网络平台企业加大资源投入,完善审计机制,提供与援助规模相适应的审计监督力量。完善募捐发起者和求助者家庭财产披露标准、后续报销方案和捐赠退出机制,切实履行检查监督义务,保护捐赠人权益。建立与医疗机构的联动机制,实现资金双向流动,加强资金监管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