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伟:?高岛屋有续集,为房东点赞

  2019 知屋猪

  忽如一夜秋风来,之前宣布于2019年8月25日闭店并撤出中国市场的上海高岛屋百货,就在这个大限之前的两天,即8月23日突然又宣布继续营业。

  网上惊呼三个字:神反转!

  尽管找不到比这三个字更精确的表达,但看了各路媒体的舆情抢发,还是由衷为高岛屋高兴,因为绝大多数都表达了珍惜和信心,稍有心理阴暗。

  不想继续炒冷饭,但总要换个角度来折射,今天我们说说房东。

  

  一、字里行间有深意

  声明写得明白:“得到了物业业主公司的支持,和上海市及长宁区相关部门的协助,重拾信心继续经营”,我们该怎么猜度?

  1、 什么叫业主支持?当然是网开一面咯,具体方式不清楚,但面对上海市中心租金的高不可攀,“业主支持”还能肿么支持?!

  2、 什么叫“相关部门协调”?不能强迫业主,却又挽回了本已什么马都难追的心,协调原来这么牛?能物质和精神双丰收!

  重新翻出两个月前的闭店启示,他日心灰意冷当然也没说错:“因未预料到消费结构的变化,实体店消费低迷”;

  戳心在于后面那句苦情:“虽然全体员工一直极为勉力工作,但继续经营下去实属困难”;

  言下之意——我们撤了,我们(也)认了。

  

  60天剧情大逆转,但总是个好消息。

  可以想见,从当初的一去不回头,到如今的重修旧好,无论是上海市、所在管辖的长宁区,抑或具体合作的业主方,都为挽留一个知名品牌做出了努力:所谓有权的出权、有力的让利,根本上效果是显著的,代价我们不说。

  商业地产的艰难和罗马一样,不是一天到达的;

  即使成熟如高岛屋,也扛不住高租金之下的网购拆台,这不是谁的错,但“罢了罢了,不要阴暗地以小人之心”,这次不论促动力的目的,至少该为业主方点赞。

  

  二、只做包租公的时代结束了

  业主方能做的配合,从本能反应无非是让利,但这背后的态度转变,更值得计提沉沦的商业地产反思。

  我们来假设一个命题【高岛屋离开之后,业主方肿么办】

  老实说,在虹桥古北这个核心地区,能承受这般租金、体量的商业机构并不多,特别是在各家都瘦身甚至撤退的大背景下,“逆势而上”只是态度,并非是行动规律,更不可能成为成功宝典。

  不仅是租金和体量,在云集了高端消费人口的古北地区,能匹配并撑起品牌形象的商家更是凤毛麟角,一句话:“看得上的未必受得起,受得起的未必看得上”。

  何况这背后还有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

  这个地段就算有土豪愿意拿下来,但其品牌、业态、社会形象,且不论市场前景如何,其对区域、人口、形象的几个匹配项,就足以将“全球招商”的血盆大口,瞬间浓缩为“市里认可、区里欢迎、市民接受”的樱桃小口。

  

  之所以第一反应是为业主方点赞,不仅是为他们可能的支持或让利举动点赞,更多是为他们“识品牌重品牌”的战略思维点赞。

  接盘侠不容易找;

  找个匹配的接盘侠更难。

  因为古北不仅仅是长宁区的,更是上海市的,是上海的“侧脸”,不仅要胖瘦皆宜、还要光滑匀称,更要弧度华美不留疤痕。

  说句站着不腰疼的话告诫业主方:

  1、 甩手包租公的日子结束了

  2、 别用甲乙方思维定式,有个好的合作方,就算不给甲方挣钱至少也给甲方挣脸。

  

  三、租金入股和实体商业抱团取暖

  既然说:“甩手掌柜+包租公+甲方高高在上”的时代结束了,就算愿意配合,甲方又如何能直接或间接乃至隔山打牛地帮助到商业地产的自救呢?

  租金入股&营收分成,是目前最直接的抱团方式。

  有不止一个商业地产操盘手感慨:实体商业看起来是被网购所杀,但网购只能把它弄个奄奄一息,最后补了致命一刀的,其实是——高居不下的成本。

  此话又怎讲?

  所谓高居不下的成本,无外乎房租和人力。

  不仅是实体商业,可以说因为房租和人力成本的连年大幅度单边上扬却未见一刻回调,所以大多数做不下去的企业,抛开智商和原罪之踵,其实都是给这两大拦路虎所最终吞噬。

  房租,就算再友情价,不可能低于周边住宅的平均水平吧,否则那些叫嚣“养三代”的隔夜砖家,岂非要到上海中心集体殉道?!

  人工,有【劳动法】“精光闪闪”,也不能要求需要养家糊口的员工能如此这般高风亮节:能有可喜,没有勿怪。

  

  最好的折中方案,就是房租入股。

  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新创意,在上海诸多举步维艰的产业园区里,租金入股已经盛行N年,美其名曰天使投资,多数都是开发商强颜欢笑的“被天使”。

  但不可否认,租金入股会帮初创企业至少搬掉了一座大山,陡然轻松之外,至于工资能否通过老板的巧舌如簧成为原始股,按下不表。

  经历过这次“失而复得”的高岛屋,相信从其宣布关闭之后的全民惋惜和抢购,至少说明两点:

  1、 对高岛屋品牌的认可,是之前平淡经营期间所不能感知的;

  2、 相对高岛屋的品牌认可,其商品价格如能适当或偶尔弯一下腰,还是具备竞争力。

  当然,不能要求高岛屋和网购竞价,但至少双方存在被消费者选择的局部同等起跑线,而这次的“两月往复”权当一次一不小心的事件营销,至少会在一段时间免了形象广告,就看高岛屋能否利用这个利好缓冲期,打几张好牌。

  

  为业主方点赞,尽管不知道业主到底是哪家,更不知道是否心甘情愿。

  为长宁区的行政介入点赞,做公益不仅仅是放血募捐,基于大局观之下的以退为进,至少是一次得民心的尝试,希望最后有好结果、好收获。

  高岛屋,当自强。

  善意围观,举一反三。

  忽如一夜秋风来,之前宣布于2019年8月25日闭店并撤出中国市场的上海高岛屋百货,就在这个大限之前的两天,即8月23日突然又宣布继续营业。

  网上惊呼三个字:神反转!

  尽管找不到比这三个字更精确的表达,但看了各路媒体的舆情抢发,还是由衷为高岛屋高兴,因为绝大多数都表达了珍惜和信心,稍有心理阴暗。

  不想继续炒冷饭,但总要换个角度来折射,今天我们说说房东。

  

  一、字里行间有深意

  声明写得明白:“得到了物业业主公司的支持,和上海市及长宁区相关部门的协助,重拾信心继续经营”,我们该怎么猜度?

  1、 什么叫业主支持?当然是网开一面咯,具体方式不清楚,但面对上海市中心租金的高不可攀,“业主支持”还能肿么支持?!

  2、 什么叫“相关部门协调”?不能强迫业主,却又挽回了本已什么马都难追的心,协调原来这么牛?能物质和精神双丰收!

  重新翻出两个月前的闭店启示,他日心灰意冷当然也没说错:“因未预料到消费结构的变化,实体店消费低迷”;

  戳心在于后面那句苦情:“虽然全体员工一直极为勉力工作,但继续经营下去实属困难”;

  言下之意——我们撤了,我们(也)认了。

  

  60天剧情大逆转,但总是个好消息。

  可以想见,从当初的一去不回头,到如今的重修旧好,无论是上海市、所在管辖的长宁区,抑或具体合作的业主方,都为挽留一个知名品牌做出了努力:所谓有权的出权、有力的让利,根本上效果是显著的,代价我们不说。

  商业地产的艰难和罗马一样,不是一天到达的;

  即使成熟如高岛屋,也扛不住高租金之下的网购拆台,这不是谁的错,但“罢了罢了,不要阴暗地以小人之心”,这次不论促动力的目的,至少该为业主方点赞。

  

  二、只做包租公的时代结束了

  业主方能做的配合,从本能反应无非是让利,但这背后的态度转变,更值得计提沉沦的商业地产反思。

  我们来假设一个命题【高岛屋离开之后,业主方肿么办】

  老实说,在虹桥古北这个核心地区,能承受这般租金、体量的商业机构并不多,特别是在各家都瘦身甚至撤退的大背景下,“逆势而上”只是态度,并非是行动规律,更不可能成为成功宝典。

  不仅是租金和体量,在云集了高端消费人口的古北地区,能匹配并撑起品牌形象的商家更是凤毛麟角,一句话:“看得上的未必受得起,受得起的未必看得上”。

  何况这背后还有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

  这个地段就算有土豪愿意拿下来,但其品牌、业态、社会形象,且不论市场前景如何,其对区域、人口、形象的几个匹配项,就足以将“全球招商”的血盆大口,瞬间浓缩为“市里认可、区里欢迎、市民接受”的樱桃小口。

  

  之所以第一反应是为业主方点赞,不仅是为他们可能的支持或让利举动点赞,更多是为他们“识品牌重品牌”的战略思维点赞。

  接盘侠不容易找;

  找个匹配的接盘侠更难。

  因为古北不仅仅是长宁区的,更是上海市的,是上海的“侧脸”,不仅要胖瘦皆宜、还要光滑匀称,更要弧度华美不留疤痕。

  说句站着不腰疼的话告诫业主方:

  1、 甩手包租公的日子结束了

  2、 别用甲乙方思维定式,有个好的合作方,就算不给甲方挣钱至少也给甲方挣脸。

  

  三、租金入股和实体商业抱团取暖

  既然说:“甩手掌柜+包租公+甲方高高在上”的时代结束了,就算愿意配合,甲方又如何能直接或间接乃至隔山打牛地帮助到商业地产的自救呢?

  租金入股&营收分成,是目前最直接的抱团方式。

  有不止一个商业地产操盘手感慨:实体商业看起来是被网购所杀,但网购只能把它弄个奄奄一息,最后补了致命一刀的,其实是——高居不下的成本。

  此话又怎讲?

  所谓高居不下的成本,无外乎房租和人力。

  不仅是实体商业,可以说因为房租和人力成本的连年大幅度单边上扬却未见一刻回调,所以大多数做不下去的企业,抛开智商和原罪之踵,其实都是给这两大拦路虎所最终吞噬。

  房租,就算再友情价,不可能低于周边住宅的平均水平吧,否则那些叫嚣“养三代”的隔夜砖家,岂非要到上海中心集体殉道?!

  人工,有【劳动法】“精光闪闪”,也不能要求需要养家糊口的员工能如此这般高风亮节:能有可喜,没有勿怪。

  

  最好的折中方案,就是房租入股。

  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新创意,在上海诸多举步维艰的产业园区里,租金入股已经盛行N年,美其名曰天使投资,多数都是开发商强颜欢笑的“被天使”。

  但不可否认,租金入股会帮初创企业至少搬掉了一座大山,陡然轻松之外,至于工资能否通过老板的巧舌如簧成为原始股,按下不表。

  经历过这次“失而复得”的高岛屋,相信从其宣布关闭之后的全民惋惜和抢购,至少说明两点:

  1、 对高岛屋品牌的认可,是之前平淡经营期间所不能感知的;

  2、 相对高岛屋的品牌认可,其商品价格如能适当或偶尔弯一下腰,还是具备竞争力。

  当然,不能要求高岛屋和网购竞价,但至少双方存在被消费者选择的局部同等起跑线,而这次的“两月往复”权当一次一不小心的事件营销,至少会在一段时间免了形象广告,就看高岛屋能否利用这个利好缓冲期,打几张好牌。

  

  为业主方点赞,尽管不知道业主到底是哪家,更不知道是否心甘情愿。

  为长宁区的行政介入点赞,做公益不仅仅是放血募捐,基于大局观之下的以退为进,至少是一次得民心的尝试,希望最后有好结果、好收获。

  高岛屋,当自强。

  善意围观,举一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