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与宝玉“偷试”的不止袭人,还有你万万想不到的她,细思极恐

  《红楼梦》中的太虚幻境实际上影射的是现实中的“大观园”,这是女儿国的一片乐土,而太虚幻境中发生的一切,都在大观园中“有迹可循”,包括《薄命司》里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里的女主角们。

  

  其中宝玉与秦可卿“开蒙”的事,虽然作者是说宝玉的实践对象是袭人,但还有一个最关键、最神秘的女子,作者却不愿透漏,而是从侧面透漏了一点点信息,而且还是用极其隐晦的、细碎的方式透漏出来的。

  

  现实中与宝玉发生了实际关系的人,并非只有袭人,还有号称具有“停机之德”的大家闺秀——“薛宝钗”。太虚幻境里的秦可卿长得像黛玉又像宝钗,并且是被警幻仙姑亲自许配的女人,实际上也是“薛宝钗!”

  

  我还真不是哗众取宠,线索一:宝钗身边的莺儿,简直就是“小红娘”般的存在,从看到宝玉的通灵宝玉说跟她们家的姑娘“是一对儿”,到推荐到宝玉面前:“我们姑娘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好处”。是不是一个“红娘附体”?

  

  而《西厢记》里的崔莺莺也是一个寡母带着一个女儿,崔莺莺身边也是只有一个小红娘。这与宝钗的身世何等相符?而贾母的那句:“但凡发生这样的事,为何那小姐身边只有一个丫鬟?”贾母这是在说谁?

  

  线索二:秦可卿屋里那副画,画的是“海棠春睡图”,女主角是杨贵妃,而宝玉就曾经把宝钗比喻过“杨贵妃”。然后,宝玉看着那幅画入睡,在太虚幻境“通了人事”,这意味着什么?

  

  线索三:宝玉曾去东府里闲逛,期间忽想起贾珍一间书房里挂着一幅美人图,宝玉心血来潮,要去望慰那美人,虽然作者没说那美人是谁,但根据秦可卿与贾珍的不论关系、志趣相投,那美人也一定是杨贵妃!

  

  结果宝玉却看见自己的小厮焙茗与一个叫“卍儿”的丫头做“警幻所训之事”。作者为何说的是“警幻所训之事?”太虚幻境只有宝玉去过,做这种事完全可以用其它词代替,为何却是宝玉心中的“专利”?而且,那丫头的来历很奇怪,据说出生时,她母亲梦见一匹锦,上面有象征富贵不断头的“卍”图。

  

  一个丫头,为何会有“富贵不断头”?联想到薛姨妈的丫头叫“同喜、同贵”,是否是希望自己家富贵不断头呢?最主要的是:宝钗经常不分昼夜去怡红院里转悠,不惜被晴雯讨厌谩骂、被袭人含沙射影。

  

  而且,有一次,趁着大家都午睡,她偷偷去怡红院看宝玉,连莺儿都没带,还把袭人吓了一跳。紧接着,袭人好像心照不宣似的,给他们腾空单独在一起了,这是什么行为?当宝钗听闻黛玉和湘云曾经来过,紧张得不得了,忙问袭人:“她们说什么了?”

  

  综上所述,我认为宝钗有很大嫌疑“已经与宝玉做了警幻仙姑所训之事”,并且宝玉最先被宝钗的美色所迷,难以自禁。这就是贾母恶狠狠地骂的那句话的核心秘密:“一见到清俊的男人,也不管是亲是友,就想起终身大事来,诗书礼仪也忘了,父母也忘了,这样的佳人算不得佳人,鬼不成鬼、贼不成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