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朝穿越,她成了饮毒酒而亡的女皇,自此不再忍气吞声

  小说:一朝穿越,她成了饮毒酒而亡的女皇,自此不再忍气吞声

  我先到村子里找到了我的摩托车,所幸的是小黑狗还在我包里,村子里一片祥和,村民们该干啥干啥,好像昨晚发生的事他们一点都不知情似的。

  我也没有多想,他们不知道是最好不过了,直接骑着摩托车先回家了一趟,把小狗放在家后,我才坐车去市里面。

  一路上我有些微微的紧张,虽说给我下邪术那个老妖婆被珞珈给打跑了,可我这种顶级的阳体阴命,我就怕她一直要惦记着,不过还好,一路上也没有出什么事,我顺利到了市里。

  自从加油站看到纸车后,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的事,让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下了车后,我又坐公交车去城隍庙,下车后要经过我之前住过的那家旅馆,那惊魂的一夜,让我心有余悸,那晚若不是我身上有陈道长给我的灵符,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心里认定这家旅馆里面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我没走两步,又遇到了那晚上的神经病大婶,她还是那脏兮兮的一身衣服,手里提着个塑料口袋,这大婶怪怪的,有些邪乎,我下意识的绕着道离她远点。

  到了陈道长的香烛店,因为已经是中午了,倒也没有那么多人来买香烛,不过却没有看到陈道长,远远的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婆婆在门口坐着卖香烛。

  我心里暗想,难道这是陈道长的老伴?

  我走了过去,正好陈道长的老伴卖出了一把香烛,看到我站在门口,婆婆笑着问道:“娃儿,你买香烛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婆婆,我不买香烛,我是来找你老伴陈道长的。”

  我刚说完,婆婆就说:“娃儿,你找错地方了吧?”

  我说:“怎么会找错了,我之前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还是你老伴陈道长给我驱邪呢,我有点事来找他,他不在吗?”

  婆婆听完后,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冷冷的说:“你这个娃儿是怎么回事?故意拿我这个老婆婆寻开心吗?我老伴走了都快半个月了,你说什么胡话呢?不买香烛就赶紧走,别给我这里晦气。”

  我听婆婆一说,顿时就愣住了,寻思着难道真的是我走错地方了?我赶紧后退了两步,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招牌,这也没错啊。我就说嘛,陈道长这个香烛店挺好找的,咋会找错呢。

  我对婆婆说:“婆婆,我真的没有认错。我前些天来的时候,你没在。陈道长是不是不在家?”

  婆婆有些不高兴的说:“你这个娃儿怎么不讲理呢?我都跟你说了,我家老伴走了半个月了,而且他也不是什么道长,你要是不信,你去问问隔壁的人,我在这里开了十多年的香烛店,附近的人都认识我。”

  我半信半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啊。旁边一家卖银饰品的大婶似乎听到了动静,走出来问张婆婆咋了,是不是我买香烛给了假钱。

  张婆婆说:“不是。这个娃儿跑来说要找我老伴,还说我老伴前些天给他看邪来着,我老伴都走了一个差不多半个月了,咋会给他看邪嘛。”

  卖银饰品的大婶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小伙子,我看你现在的样子才是中邪了,陈大爷刚走半个月,张婆婆前些天都回老家奔丧了,香烛店门都没开,你怕是做梦来过哦。”

  我一看到这个大婶,顿时吓了一跳,激动的说:“大婶,是你啊?”

  大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你认识我?”

  我激动的说:“当然认识啊,咋不认识。就是大前天,我身体不舒服在市医院看病,是你给我说城隍庙卖香烛的陈道长会看邪,以前在四川的青城山当过道士,灵得很。有次你儿子给人坟头撒尿,中了邪,还是陈道长帮你儿子解决的。你让我来找陈道长啊,你难道不记得了?”

  大婶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我还以为她想起来了呢,结果大婶破口大骂着说:“你个死娃儿,你儿子才中邪了呢。我压根就不认识你,啥时候给你说了来找啥陈道长。我看你个娃儿脑袋是不是有啥问题。”

  我这下是完全懵了,这怎么一下子全变了,陈道长死了,大婶也说不认识我,这没道理啊。大婶说话的声音挺大的,她这么一吼,旁边一些店铺的人都出来围观,一个个把我围在中间指指点点,好多人都说,这娃儿不会是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吧?净说些胡话,要不咱们报警吧。

  我极力的解释说:“我不是神经病,我大前天我真的来找过陈道长。对了,我身上这个东西是陈道长给我的,婆婆,你看看认识不?”

  我从包里掏出陈道长给我的那个盒子,里面装着陈道长给我的青铜匕首。婆婆拿着盒子惊讶的说:“这不是我家老头子装旱烟的盒子么?怎么在你的手上?”

  我赶紧说:“我真的见过陈道长,这是他给我的呀,里面还有一把青铜匕首,也是他给我防身辟邪的,你看看,我真的没有说谎。”

  我这时候都已经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难道说我之前见到的陈道长是鬼?这不太可能啊,而且这个大婶居然说不认识我,这就真是奇了怪了!

  张婆婆将信将疑的把盒子打开,然后脸色一变,手中的盒子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大声骂我,我不明所以,捡起盒子一看,这尼玛一看给我吓了一跳啊!

蜈蚣了?”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惊魂未定的张婆婆说:“这个娃儿肯定是神经不正常,大家赶紧报警吧,让民警来抓走他。”

  周围看热闹的人还真的拿出手机开始报警了,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挤开了人群,撒腿就跑了。

  我这要是再不跑,等会儿民警来了,那还不得把我抓起来啊。我一口气跑出去好远,回头看没有人追来,我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蜈蚣,莫非是昨晚的人发现了的青铜匕首是宝贝,所以给我把匕首调包了?

  我想想也不太可能啊,就算是被发现了,这些人也不用大费周章的给我调包呀,直接拿走不就是了?

  可张婆婆却又说,那个盒子似乎她老伴平时装旱烟用的,人家几十年的夫妻,彼此间经常用的东西肯定是不会认错,我思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的到底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了,我这里还有陈道长的手机号码呢,我给他打个电话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掏出了手机,找到了陈道长的手机号码,就在我要拨出去的时候,我却有些犹豫了,如果陈道长真的是死了的,那我那天遇到的就是鬼啊,我这个电话能打通吗?

  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将号码给拨了出去,等待电话接通的过程,我心里那个紧张啊,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要是通了,陈道长跟我说话,我该怎么说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之际,电话终于接通了,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声音。